热带气象学报  2018, Vol. 34 Issue (5): 577-586  DOI: 10.16032/j.issn.1004-4965.2018.05.001
0

引用本文  

麻素红. 一次东风波演变过程及其对台风“鲇鱼”北翘路径的影响[J]. 热带气象学报, 2018, 34(5): 577-586. DOI: 10.16032/j.issn.1004-4965.2018.05.001.
MA Su-hong. The evolution of easterly wave and its influence on the track of typhoon megi[J]. JOURNAL OF TROPICAL METEOROLOGY, 2018, 34(5): 577-586. DOI: 10.16032/j.issn.1004-4965.2018.05.001.

基金项目

公益性行业(气象)专项(GYHY201406006)资助

通讯作者

麻素红, 女,内蒙古自治区人,研究员级高级工程师,主要从事台风数值预报方法研究。E-mail: mash@cma.gov.cn

文章历史

收稿日期:2017-08-09
修订日期:2018-05-18
一次东风波演变过程及其对台风“鲇鱼”北翘路径的影响
麻素红     
国家气象中心,北京 100081
摘要:利用欧洲中期天气预报中心(ECMWF) ERA Interim全球再分析资料(1.5 °×1.5 °)分析了1013号超强台风“鲇鱼”存在期间其东侧东风波的演变、结构以及对台风“鲇鱼”北翘路径的影响。结果显示:在“鲇鱼”存在期间,副热带高压南部、台风“鲇鱼”以东存在明显的中高空东风波。在“鲇鱼”以东和180 °以西存在明显的两脊一槽结构。从250 hPa的位势高度场中心位置来看,其路径经历了西南偏西向西北偏西方向的转变,并最终同“鲇鱼”的高空环流合并。由于东风波槽西移,位于“鲇鱼”南侧的低压环流上空东风迅速增强,垂直切变加大,从而使得此低压环流减弱、消失。低压环流的消失使得“鲇鱼”南侧南风迅速加强。东风波槽的减弱、北抬,其两侧的高压脊区加强、合并。在“鲇鱼”西北侧西风槽发展南落的共同影响下,台风“鲇鱼”路径发生北翘。
关键词台风鲇鱼    东风波    路径北翘    
THE EVOLUTION OF EASTERLY WAVE AND ITS INFLUENCE ON THE TRACK OF TYPHOON MEGI
MA Su-hong     
National Meteorological Center, Beijing 100081, China
Abstract: The evolution and structures of easterly wave and its influence on typhoon Megi in 2010 are analyzed using the reanalysis data of ECMWF ERA Interim (1.5 °×1.5 °). The results show that the easterly wave to the east of Megi has a "two-ridge, one-trough" pattern. The geopotential height center of the easterly wave on 250 hPa moved to south-west and turns to north-west after 12 UTC 19, Oct. and merged into the circulation of Megi in the upper level. From 00 UTC 16 to 00 UTC 18 the vertical shear increased and the easterly wind at 200 hPa increased quickly as it traveled westward. The low pressure system to the south of Megi disappeared with the increasing of vertical shear and the southerly wind to the south of Megi increased quickly. With the weakening of the easterly trough, two ridges were merged into a stronger high to the south of Megi. Finally Megi moved northward as it was steered by the trough to the north-west of Megi and the stronger higher.
Key words: typhoon Megi    easterly wave    abnormal track    
1 引言

热带气旋伴随的大风、暴雨和风暴潮可造成巨大的危害,能否及时、准确地作出预报是减轻热带气旋带来灾害的前提。随着数值预报模式的不断完善、同化技术以及卫星资料应用技术的不断提高,台风路径数值预报平均距离误差明显减小,但异常路径(如南海台风北翘、东海台风南落、西行或西北行台风的东北向急转等)的预报仍存在较大误差,是目前数值预报和综合预报的难点[1-4]。因此,加强对异常路径的热带气旋的分析和总结,是进一步提高对其异常路径预报能力的重要手段。

南海台风北翘路径是影响我国沿海较为常见的异常路径之一,每年大概会有1~2个[2-3]。影响南海台风北翘的环境因素归纳起来通常有如下5种:台风移入季风汇合线、东风波的重位作用、印缅槽东移的作用、华南(或南海北部)高压的减弱、赤道高压加强或副热带高压南落的作用[5-6]。另外台风环流本身的非对称结构也会导致南海台风北翘[7-8]。而在南海台风北翘发生时,常常是以上2种或多种因素的共同作用[9]

近年来对东风波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对我国南部地区降水的影响[10-12],而关于东风波的演变及其对南海台风异常路径的影响研究并不多。陈瑞闪等[13]利用2个典型的北翘台风研究了东风波对疑难台风路径的影响,再一次验证了东风波会使得热带气旋向北偏离,甚至会穿越副高引起热带气旋路径突变。

2010年第13号超强台风“鲇鱼”是一个比较典型的南海北翘台风。“鲇鱼”于2010年10月13日生成于菲律宾群岛以东洋面,之后沿偏西方向移动并于17日08时(北京时间)增强为超强台风,其中心最低气压895 hPa,最大风速72 m/s。“鲇鱼”进入南海后,路径仍维持稳定西行,于19日移速减慢并转向西北,20日突然转为正北。“鲇鱼”于2010年10月23日12时在福建省漳浦县登陆[14]。国际上主要的数值预报系统如欧洲中期数值预报中心(ECMWF)、日本、中国国家气象中心等的全球模式系统均对“鲇鱼”西行阶段有较好的预报,但对于“鲇鱼”在南海的突然北翘预报误差偏大,尤其是台风预报能力比较好的欧洲中期数值预报中心没有预报出“鲇鱼”的突然北翘,而是随着北翘点的逼近,其预报路径呈现由西南向东北的调整。而以数值预报作为主要参考的各家综合预报(国家气象中心、关岛、日本等)同样对“鲇鱼”路径北翘的预报出现了较大失误。目前对于“鲇鱼”路径突然北翘的原因有两种:一种是西风槽东移引起副高东退[15],另一种是南半球越赤道气流向北涌进致使赤道缓冲带北进与“鲇鱼”东侧的副热带高压脊先合并,“鲇鱼”在偏南气流的引导下发生路径北翘[14]。Qian等[16]和郭旭等[17]分别基于ECMWF集合预报系统,通过对好的预报成员(预报出“鲇鱼”突然北翘的成员)和不好的预报成员(没有预报出“鲇鱼”的突然北翘)对鲇鱼北翘时所预报的环境场特征、“鲇鱼”本身结构特征等进行了分析;而Bi等[18]通过尺度分离的方法研究了“鲇鱼”环流本身同低频季风环流的相互作用,并指出模式对两者之间的相互作用的正确预报是成功预报“鲇鱼”路径北翘的关键。关于“鲇鱼”路径北翘期间是否存在东风波以及东风波对“鲇鱼”北翘路径的影响目前并没有相应的研究。

本文将利用欧洲中心中期天气预报中心(ECMWF)ERA Interim全球再分析资料(1.5 °×1.5 °)以及卫星水汽云图对“鲇鱼”路径北翘期间东风波是否存在、活动特点以及其对“鲇鱼”北翘路径的影响进行分析。

2 “鲇鱼”路径北翘期间东风波的存在

东风波是天气尺度的热带环流系统。在西北太平洋常见的东风波有三种:对流层中下层东风波,深厚对流层东风波和对流层中上层东风波。判断东风波是否存在有两个参数可供参考,第一个是高空图特征。在高空图上,东风波槽前(西部)为东北风,槽后(东部)为西南风,在高度场上为倒“V”型结构。第二个是卫星云图的云场特征。在云图上东风波常常和倒“V”型云场相联系,有时会是螺旋结构[2]图 1a为ECMWF在分析资料展示的500 hPa流场以及相应的水汽场(阴影),超强台风“鲇鱼”的东侧副高的南侧呈现明显的一槽两脊的分布:160~170 °E间为高压区,高压脊的后部为一高湿度区,脊前为东风波槽区(140~150 °E),东风波扰动可以向北延伸到25 °N左右,位于10 °N以南的复合区具有较高的水汽,在东风波和“鲇鱼”环流中间为另一个高压区,脊线向南延伸到赤道附近。从北面的副高中心沿着副高脊线向南延伸到东风波槽前为一干舌。

图 1 ECMWF 500 hPa流场和湿度场分布(1a)和风云2号卫星的红外水汽云图(1b) 对应时刻为2010年10月17日00 UTC。

风云-2号卫星同时刻水汽云图(1b)很好地反映了上述环流结构,在160 °E附近存在明显的倒“V”型云场,赤道附近为明显的高水汽区,而从倒“V”型云场的西面是向南伸展成钩状的区域为干空气区,同图 1a东风波槽前的干舌位置接近。“鲇鱼”环流东侧的高湿度区则为“鲇鱼”的外围云系。

总之从ECMWF的湿度场分析以及风云-2号卫星的水汽云图均说明在“鲇鱼”存在期间存在明显的东风波。

3 东风波演变及结构 3.1 东风波演变

2010年10月13日12时,即在超强台风“鲇鱼”刚刚命名为热带低压时,在160 °E附近存在明显的高空槽系统(图 2a),该系统在100~300 hPa表现为西风系统中的冷涡,而在350~500 hPa表现为明显的东风系统中的冷涡,500 hPa以下则表现为倒槽结构。16日00时(世界时,下同)高空槽系统已经完全从西风系统中脱离出来,而在台风“鲇鱼”和180 °之间已经形成明显的一槽两脊形势,并在500~150 hPa表现明显。随着东风波的西移,东风波槽与台风“鲇鱼”的距离在逐渐减小。到19日12时,东风波槽已经西移进入140 °E附近(图 2c2d),而此时“鲇鱼”东侧两脊一槽的结构更加明显。另外还可以看到在此东风波西移期间仍有低压系统从东面进入180 °并西移(图 2e),此时台风“鲇鱼”东侧已经为三脊两槽的结构。22日06时,“鲇鱼”西侧的西风槽已经发展加深,而其东侧的东风波槽高空环流已经合并到台风“鲇鱼”的环流系统中,而在低层500 hPa以下基本消失。

图 2 ECMWF 250 hPa高度场    单位:米,■为东风波槽高度中心位置,而●为台风“鲇鱼”位置。 a. 13日12时;b. 16日00时;c. 18日00时;d. 19日12时;e. 21日00时;f. 22日06时。

为了进一步描述东风波的移动及其西移过程中强度变化,对ECMWF 250 hPa的高度场最低高度中心位置以及最大风速进行了分析(图 3a3b)。图 3a中两条路径分别为250 hPa的冷涡高度场中心位置和台风“鲇鱼”的分析路径。可以看到在13日12时台风“鲇鱼”刚刚命名时刻,250 hPa的冷涡中心位于170 °E,25 °N附近,13日12时—15日12时冷涡完全从西风系统中剥离出来,其中心缓慢向西南方向移动,而完全分离之后,其西移速度有所加快。17日00时后其移动速度有所减慢,移向仍西南偏西方向,而19日18时以后,其移动方向由西南偏西转为西北方向直到20日06时合并到台风“鲇鱼”的环流场中。13日12时—22日06时,250 hPa所对应的冷涡也经历了减弱、加强发展到减弱合并的过程:首先从13日18时的最大风速31 m/s减弱到15日12时的22 m/s,之后在西南移动过程中其强度又加深到17日12时的30.5 m/s。17日18时—20日06时震荡减弱,而20日12时后开始迅速减弱直到22日06时合并到台风“鲇鱼”的环流场中。

图 3 ECMWF 250 hPa高度场东风波对应的冷涡中心路径(a)以及强度变化(b)

在上述东风波演变过程中,其两侧的高压脊区在西移过程中经历了南伸加强,并在东风波北进减弱的过程中在赤道附近合并的过程。位于台风“鲇鱼”和东风波之间的高压区随着东风波与“鲇鱼”之间的距离不断减小,在赤道附近加强发展为明显的反气旋环流,使得副热带高压南落。而位于东风波东侧的高压脊区在西移过程中随着东风波的北移、减弱,在赤道附近同其西侧的高压脊合并,这一合并过程也有助于台风“鲇鱼”东侧副热带高压的南落,有利于台风“鲇鱼”路径的北翘。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同台风“鲇鱼”环流相联系、初始位置位于110~130 °E间的低压区(图 2b2d)。这一低压环流区在台风“鲇鱼”西北移动过程中经历了加强及减弱消失的过程(图 2b2d2f),这一过程同上述东风波西移有密切联系,同样这对台风“鲇鱼”东南侧南风迅速增强有明显作用。

选取10 °N的纬向V风速剖面图,分析东风波及其相邻两个高压脊随时间演变(图 4)。显然,从对流层中高层(300~500 hPa)到低层850 hPa均存在明显的波动,尤其以300 hPa明显。在300 hPa等压面上可以看到,在台风“鲇鱼”生成的初期存在明显的东风波,表现为清晰的两槽两脊的形势,其中位于150~170 °E间为槽,而130~150 °E为脊,而120~140 °E间的槽区较弱。从500 hPa和850 hPa的图上可以看出,位于150~170 °E间的槽在300 hPa比较清楚,而位于120~140 °E间的槽在850 hPa比较明显,这可以说明位于150~170 °E间的槽是对流层中高层波动,而位于120~140 °E间的槽为中低层波动。位于120~140 °E间的槽同“鲇鱼”联系密切,尤其在“鲇鱼”发展初期,其位置比较偏南,其中心位置在15日12时前位于15 °N以南。东风波在西移过程中经历了减弱-再加强-减弱的波动,而这一过程在300 hPa有明显表现。而东风波槽前的脊区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减弱,而110~130 °E间南风不断加强,到19日00时,此区间已经基本上为南风。同时亦可以发现(图 4a)在22日00时以后,西移的东风波槽已经合并到台风“鲇鱼”的环流当中。另外在14日00时,又有新的波从东面不断西移进入180 °,从图 4a上可以看出14日00时以后进入的波在19日12时—20日00时有所加强。

图 4 300 hPa(a)、500 hPa(b)以及850 hPa(c) 8~10 °N平均纬向风V随时间的演变

对流层中低层的演变同高层有所不同:位于150~170 °E的槽区在西移过程中经历了18日00时—19日00时的加强后减弱,到20日12时槽区东西两侧的南风区发生合并,也即槽区东西两个的高压脊在赤道附近发生合并(图 2f),使得台风“鲇鱼”东南侧的副高增强南落。而850 hPa等压面上,后期移进180 °以西的波动表现不明显,这也说明后期移入的波动属于中高层波动。初始时刻位于150~170 °E的波动在前期西移速度同中高层(300~500 hPa)比较接近,到18日00时基本上移至140 °E以东,而在18日00时以后,其逐渐减弱消失。初始时刻位于150~170 °E的波动的减弱消失,为其东西两脊在赤道附近的合并创造了条件。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同台风“鲇鱼”环流相联系、初始位置位于110~130 °E间的低压区(图 2b~2d)经历了两次南风增强,一次为15日00时—17日12时,这次增强主要由于位于台风“鲇鱼”南侧的低压环流经历了一次加强的过程;另一次为18日12时—20日12时,主要是上述低压环流消失并完全合并到“鲇鱼”环流当中。在两次南风增强的过程中,其极值位置发生了较为明显的向西跳跃,这一跳跃在850~500 hPa均有非常明显的表现。由于第二次极值出现的时间和位置同“鲇鱼”的北折时间和位置比较吻合,对台风“鲇鱼”北折路径存在一定影响。这将在4节进行详细解释。

3.2 东风波的结构

台风“鲇鱼”存在期间东风波槽的结构比较典型(图 5),即在进入季风环流以前(在“鲇鱼”台风中大约在140 °E附近),其垂直结构上明显向东倾斜,南北向风速的极值位于200 hPa附近,环流可以向下延伸到700 hPa以上,属于比较明显的对流层中上层东风波。此时的东风波存在明显的冷心结构,冷中心位于300 hPa附近。冷心结构非常明显。当东风波移过140 °E以后,其垂直结构逐渐由向东倾转变为向西倾(图 5b),风速极值仍位于200 hPa附近,但已经呈现明显的向西倾斜,冷心结构仍然维持,但强度减弱,冷中心位置向下移动到400 hPa附近。

图 5 东风波的垂直结构 a. 18日06时过18 °N的经向-时间剖面图;b. 20日06时过15 °N的经向-时间剖面图等值线为风场V分量,温度距平为彩色阴影。
4 东风波对台风“鲇鱼”北翘路径的影响

根据以往研究,东风波对热带气旋路径的影响包括重位影响以及错位影响[2]。重位影响将使热带气旋路径北折,移速相应减慢,而错位影响时,如果热带气旋位于东风波后,那么热带气旋在东风波后东南风的影响下将向西北方向移动,而如果热带气旋位于东风波前,则在东北风的引导下热带气旋会向西南移动。超强台风“鲇鱼”的路径可以分为三个主要阶段(图 2a)。第一阶段为13日12时—17日00时,移动方向为西北转西北偏西;第二阶段为17日12时—19日12时,移动方向为西南偏西方向,第三个阶段为北翘阶段。

图 6为450~350 hPa平均流场以及相对涡度。从图 6a可以看出在台风“鲇鱼”北面135 °E,20 °N存在一个较强的倒槽,而13日12时—17日00时,“鲇鱼”位于此倒槽后,在槽后东南气流的影响下,“鲇鱼”呈西北和西北偏西方向移动。到17日00时台风“鲇鱼”已经和倒槽重合。17日12时后,在大陆高压东南侧东北气流影响下,“鲇鱼”向西南偏西方向移动。

图 6 450~350 hPa的平均涡度(彩色阴影)和流线 平均涡度场单位:10-6/s。其中■为东风波槽高度中心位置,而●为台风“鲇鱼”环流中心的位置。a. 13日12时;b.16日00时;c. 18日00时;d. 19日12时;e. 20日12时;f. 22日06时。

在此期间,位于台风“鲇鱼”西南侧130 °E,10 °N的低压环流系统也经历了加强及减弱消失的过程。加强过程(图 4b4c)有明显反应,表现为从15日00时—17日12时位于130 °E两侧南北风速的增加及减弱。台风“鲇鱼”西南侧低压环流的减弱有利于“鲇鱼”东侧高压脊区的反气旋环流进一步西进,在“鲇鱼”东南侧生成较强偏南气流(图 6c)。随着台风“鲇鱼”东侧东风波的进一步西进,“鲇鱼”南侧的偏南气流已经西进到110 °E以西(图 6d)。19日12时位于140 °E、赤道附近的槽区和其北部的东风波槽区在南北方向产生位相重合并合并北移(图 6e),在20日12时其两侧的脊区在赤道附近发生合并,生成较强的闭合反气旋环流(图 6f)。同时台风“鲇鱼”西侧大陆高压的减弱消失,其北部西风槽南伸,增加了“鲇鱼”北移的分量。在副高和西风槽的共同作用下,21日12时后“鲇鱼”开始明显向北移动。

5 气旋性环流的演变及对台风“鲇鱼”路径的影响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在台风“鲇鱼”西南侧存在低压环流。此低压环流13日12时—18日00时经历了加强到减弱消失。14日00时400 hPa上其环流中心并不明显(图 7a),在气旋性环流的北侧为明显的槽区,并向北延伸到25 °N,此时台风“鲇鱼”位于槽后,并在槽后东南风的作用下向西北方向移动,到15日00时,气旋性环流位置变化不明显,但环流有所增强,出现了明显的环流中心,而台风“鲇鱼”也在不断向其西北部的槽区靠近(图 7b)。16日00时,“鲇鱼”的位置已经靠近其西北部的槽区,而西南侧的气旋环流位置较前一时刻有所西移,强度有所减弱(图 7c),17日00时,低压环流东侧的部分环流已经卷入到“鲇鱼”环流当中,低压环流进一步减弱(图 7d)。到19日12时此低压环流已经完全消失,台风“鲇鱼”南侧已经完全被南风控制(图 7f)。

图 7 400 hPa低压环流的演变,涡度(彩色阴影)和流线 涡度场单位:10-6/s。其中■为低压环流中心的位置,而●为台风“鲇鱼”中心位置。a. 14日00时;b. 15日00时;c. 16日00时;d. 17日00时;e. 18日00时;f. 19日00时。

低压环流的减弱消失同东风波西移有较大的关系。图 8a图 8b分别为850 hPa和200 hPa等压面上8~10 °N平均东西风分量U随时间的变化。其中■为250 hPa的东风波中心位置,而●为低压环流中心的位置。从图上可以看出:13日12时—16日12时,低压环流在经度方向上位置变化并不明显。由于东风波西移,16日00时—18日00时,台风“鲇鱼”南侧低压环流上空200 hPa的东风增加明显(图 8b),而低层的西风在此期间变化不大。这导致850~200 hPa的垂直切变快速加强(图 8c):13日12时—16日12时,其中心附近的垂直切变基本维持在10 m/s以下,在此段时间内低压环流经历了加强的过程。16日12时后低压环流中心附近的垂直切变开始增加,而其环流中心位置也由128 °E左右迅速向西移动到124 °E附近并继续较快西移,到18日00时,环流中心附近的垂直切变达到20 m/s,闭合的环流中心开始消失。此时由于环流的消失,台风“鲇鱼”南侧由较强的南风控制,并随着“鲇鱼”东侧东风波的西移和两脊在赤道附近的合并而不断增强。最终出现了图 4b4c所示、位于120 °E附近的第二个南北风的极大值区。

图 8 8~10 °N平均经向风随时间的演变及850~200 hPa间的垂直切变 a. 850 hPa;b. 200 hPa;c.垂直切变。■为250 hPa的东风波中心位置,●为400 hPa低压环流中心的位置。

为了进一步分析台风“鲇鱼”南侧的反气旋发展,考虑避免台风“鲇鱼”本身环流的影响,选取120 °E,5 °N做风场UV分量的时间、高度演变图(图 9a~9b),从图上可以看出:在“鲇鱼”南侧120 °E,5 °N的地方,其对流层中低层(600~1 000 hPa)一直为西风控制,这和这一带的季风活动有关,15日00时—17日12时西风有一个明显的增强过程,这同台风“鲇鱼”南侧低压环流的发展加强有关系,由于在这段时间内时120 °E,5 °N位于低压环流西部,故以北风为主(图 9b)。随着低压环流的减弱消失,对流层中高层的东风从高层向中层发展(图 9a),台风“鲇鱼”东侧的高压脊区迅速西进,在中高层形成较强的反气旋气流,17日00时开始,400 hPa高度附近已经开始出现南风,并随着时间迅速向下发展,到19日12时在500 hPa处出现极大值并基本维持到21日00时。在对流层中低层北风同样在17日12时后转变为南风,并迅速增加到4 m/s。较强南风的出现,非常有利于“鲇鱼”路径北翘。

图 9 120 °E,5 °N点U(a)、V(b)风分量时间-高度演变图
6 小结及讨论 6.1 小结

在超强台风“鲇鱼”生命期间有明显的东风波活动,在台风“鲇鱼”东部东风波呈现两脊一槽的结构,并由东向西移动。从250 hPa位势高度中心的移动速度来看,东风波的移动速度较台风“鲇鱼”快,10月13日12时—22日06时东风波经历了减弱、加强以及再减弱的过程并于22日06时减弱并合并到台风“鲇鱼”的高层环流中去。

台风“鲇鱼”的西南侧存在低压环流,低压环流在中层表现明显,存在明显环流中心,而在低层则以槽的形势表现。13日12时—18日00时此低压环流经历了加强及减弱消失。而此低压环流的减弱消失使得“鲇鱼”南侧的南风迅速增强,有利于“鲇鱼”的北折。

台风“鲇鱼”的移动路径明显受到其西北侧倒槽和东风波的影响,13日12时—17日12时,台风“鲇鱼”位于其西北侧倒槽后,故受东南偏东气流的影响,台风“鲇鱼”向西北偏西方向移动。17日12时,台风“鲇鱼”环流和倒槽重合。其后在大陆高压东南侧东北气流影响台风“鲇鱼”向西南方向移动。19日18时以后由于其东侧东风波槽减弱北抬,东风波槽两侧的高压脊在赤道附近发生合并,这对台风“鲇鱼”东南侧的高压的生成或副高南落起到了很大作用,有利于台风“鲇鱼”路径北折。同时在台风“鲇鱼”北折期间,位于其西侧的高压中心减弱,其北部西风槽发展南下,加速了台风“鲇鱼”向北移动。

上述分析还表明:台风“鲇鱼”的移动路径同中高空的倒槽及副高分布形势非常吻合。说明中高层气流对“鲇鱼”移动路径有较强的引导作用,需要在业务预报中加以重视。

6.2 讨论

本文基于ECMWF利用欧洲中期天气预报中心(ECMWF) ERA Interim全球再分析资料(1.5 °×1.5 °)对1013号超强台风“鲇鱼”存在期间其东侧东风波的演变、结构以及对台风“鲇鱼”北翘路径的影响进行了常规的诊断分析。2014年罗霞等[19]基于片段位涡反演方法对2012年台风“天秤”的异常路径的影响因素进行了定量分析。本文借鉴上述方法,对东风波的演变对台风“鲇鱼”异常路经的影响进行进一步分析。

参考文献
[1] 许映龙, 张玲, 高拴柱. 我国台风预报业务现状及思考[J]. 气象, 2010, 36(7): 43-49.
[2] 陈联寿, 丁一汇. 西北太平洋概论[M]. 北京: 科学出版社, 1979.
[3] 张进, 麻素红, 陈德辉, 等. GRAPES_TYM改进及其在2013年西北太平洋和南海台风预报的表现[J]. 热带气象学报, 2017, 33(1): 64-73.
[4] 徐亚钦, 翟国庆, 李国平, 等. WRF模式对高影响浙江型台风微物理和边界层参数化方案的优化试验[J]. 热带气象学报, 2017, 33(2): 201-211.
[5] 简茂球, 王婷, 朱晓蕾, 等. 登陆我国的热带风暴近海异常路径的统计分析[J]. 中山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2003, 42(2): 93-96. DOI:10.3321/j.issn:0529-6579.2003.02.026
[6] 张中锋, 刘启汉, 拓瑞芳. 台风Maggie路径异常的数值研究[J]. 热带气象学报, 2006, 22(1): 55-59.
[7] 李勋, 李泽椿, 赵声蓉, 等. "珍珠"(0601)异常急翘路径和内核结构变化的诊断分析及数值研究[J]. 气象, 2010, 36(9): 1-8.
[8] 张胜军, 陈联寿, 徐祥德. Helen台风(9505)异常路径的诊断分析与数值模拟[J]. 大气科学, 2005, 29(6): 937-946. DOI:10.3878/j.issn.1006-9895.2005.06.09
[9] 李天然, 吴婉萍, 林良勋. 强台风"珍珠"异常路径的特点、成因及预报[J]. 广东气象, 2006, 33(3): 18-22. DOI:10.3969/j.issn.1007-6190.2006.03.004
[10] 郑峰. 一次东风波及其诱生低涡发生发展的诊断和数值试验[J]. 气象科技, 2006, 26(3): 323-327.
[11] 郑峰, 寿邵文. 一次东风波中尺度暴雨的Q矢量与MM5预测能力对比[J]. 干旱气象, 2005, 23(1): 45-48. DOI:10.3969/j.issn.1006-7639.2005.01.008
[12] 吴阳, 周毅. 影响我国的东风波特诊分析[J]. 海洋通报, 2005, 24(3): 88-91. DOI:10.3969/j.issn.1001-6392.2005.03.015
[13] 陈瑞闪, 邹燕, 宋松月. 东风波对台风疑难路径的影响[J]. 气象, 1995, 21(8): 49-52.
[14] 许映龙. 超强台风鲇鱼路径北翘预报分析[J]. 气象, 2011, 37(7): 821-826.
[15] 于海鸥, 邓小花. "鲇鱼"超强台风过程分析[J]. 海洋预报, 2011, 28(4): 1-5. DOI:10.3969/j.issn.1003-0239.2011.04.001
[16] QIAN C H, ZHANG F Q, BENJAMIN W G, et al. Probabilistic evaluation of the dynamics and prediction of Supertyphoon Megi (2010)[J]. Wea Forecasting, 2013, 28(6): 1 562-1 577. DOI:10.1175/WAF-D-12-00121.1
[17] 郭旭, 麻素红, 吴俞, 等. 基于TIGGE资料的台风"鲇鱼"路径北翘成因分析[J]. 热带气象学报, 2014, 30(1): 55-63.
[18] BI M Y, LI T, PENG M, et al. Interactions between Typhoon Megi(2010) and a low-frequency Monsoon Gyre[J]. J Atmos Sci, 2015, 72(7): 2 682-2 702. DOI:10.1175/JAS-D-14-0269.1
[19] 罗霞, 黄建芳, 黄小刚, 等. 应用位涡分析1214号台风"天秤"异常路径[J]. 气象科学, 2014, 34(2): 119-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