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带气象学报  2018, Vol. 34 Issue (3): 371-382  DOI: 10.16032/j.issn.1004-4965.2018.03.011
0

引用本文  

叶龙彬, 谌芸, 李晟祺, 等. 1513号台风“苏迪罗”不同阶段降水的中尺度特征分析[J]. 热带气象学报, 2018, 34(3): 371-382.DOI: 10.16032/j.issn.1004-4965.2018.03.011.
叶龙彬, 谌芸, 李晟祺, 等. Mesoscale analysis on rainfalls associated with typhoon soudelor (1513) in different stages[J]. JOURNAL OF TROPICAL METEOROLOGY, 2018, 34(3): 371-382. DOI: 10.16032/j.issn.1004-4965.2018.03.011.

基金项目

国家重点研发计划(2017YFC1502501);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41175048、41675047);公益性行业(气象)科研专项(GYHY201206004、GYHY201406001);厦门市科技计划项目(3502Z20174051)共同资助

通讯作者

谌芸,四川省人,博士,研究员级高级工程师,主要从事中尺度天气研究。E-mail:chenyun@cma.gov.cn

文章历史

收稿日期:2017-01-10
修订日期:2018-03-04
1513号台风“苏迪罗”不同阶段降水的中尺度特征分析
叶龙彬 1,2, 谌芸 3, 李晟祺 4, 朱婧 5     
1. 海峡开放实验室,福建 厦门 361012;
2. 厦门市气象台,福建 厦门 361012;
3. 国家气象中心,北京 100081;
4. 南京信息工程大学,江苏 南京 210044;
5. 福建省气象信息中心,福建 福州 350001
摘要:利用分辨率为1 °×1 °的FNL再分析资料、自动站逐小时降水资料、卫星云顶黑体亮温(TBB)资料以及雷达资料对2015年第13号台风“苏迪罗”不同阶段降水特点、引发暴雨的中尺度对流系统的环境场及其发生发展过程进行了全面分析。分析发现:台风“苏迪罗”具有强度强、在陆地上维持时间长等特点。带来的降水量大、影响范围广。其中降水主要集中在两个阶段:台风登陆过程降水及与冷空气结合引起的降水。两个阶段分别于闽北浙南一带以及江苏地区存在强降水中心,环流云系中存在着明显发展的中尺度对流云团。引发两个阶段暴雨的中尺度对流系统的环境场条件分析发现:(1)台风环流内部的中尺度对流系统的生成和发展是造成暴雨的重要原因。强降水过程发生在低层辐合高层辐散的高低空系统耦合背景下。充沛的水汽条件、地形抬升作用、冷空气入侵等条件触发了强降水。(2)闽北浙南地形抬升加强了低层气流辐合,与中高层辐散气流的相配合是引起中尺度对流活动的主要机制。台风北侧为向岸风,南侧为离岸风,水汽集中在台风主体北部辐合,非对称结构明显,这是导致第一阶段强降水中心主要位于台风主体北部的重要原因。(3)台风北上后由于台风低压环流受北侧高空槽后部冷空气影响,冷空气与南来强盛暖湿气流在苏皖地区交汇,形成强对流活动并导致第二阶段暴雨过程。
关键词台风暴雨    地形抬升    中尺度对流系统    冷空气作用    垂直风切变    
MESOSCALE ANALYSIS ON RAINFALLS ASSOCIATED WITH TYPHOON SOUDELOR (1513) IN DIFFERENT STAGES
YE Long-bin1,2, CHEN Yun3, LI Sheng-qi4, ZHU Jing5     
1. Laboratory of Straits Meteorology, Xiamen 361012, China;
2. Xiamen Meteorological Observatory of Fujian Province, Xiamen 361012, China;
3. National Meteorological Center, Beijing 100081, China;
4. Nanjing University of informatio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Nanjing 210044, China;
5. Meteorological Information Center of Fujian Province, Fuzhou 350001, China
Abstract: Based on the FNL 1°×1° reanalysis data, hourly rainfall data, TBB data and radar reflectivities, this paper analyzes the characteristics, progressions of Mesoscale Convective Systems and environmental conditions of rainfall associated with typhoon Soudelor in different stages. Study shows that the torrential rainfall produced by Soudelor with the characteristics of intensity, long duration in land, wide coverage fields and so on. Most of precipitation concentrated on two stages: typhoon landing process and in combination with cold air. Both stages had great rainfall center in their areas. There were MCSs developing obviously in circulation cloud of Soudelor.Analyzing the environment conditions of Mesoscale Convective System, the result shows that: (1)The generation and development of MCSs in circulation cloud of Soudelor are the main reason that leaded the torrential rainfall. Great precipitation had happened in background which in combination with lower convergence and higher divergence. Abundant water vapor, orographic uplift and influence of cold air provided favorable conditions to the torrential rainfall.(2)The lower convergence airflow was enhanced by the terrain in the north fujian-south zhejiang area, and caused the development of MCSs by cooperating with higher divergence airflow. Most of water vapor concentrated on the north of typhoon body. The obviously asymmetric structure of Soudelor is the main reason lead the great rainfall center of first stage located in the north of typhoon body.(3)The interaction of cold air from the upper-troposphere trough and warm air from ocean in jiangsu-anhui area is the main reason leaded the development of MCSs and the torrential rainfall in second stage.
Key words: rainfall associated with typhoon    orographic uplift    mesoscale convective system    the influence of cold air    vertical wind shear.    
1 引言

我国是世界上台风灾害最严重的国家之一。台风所造成灾害的主要部分往往是由于台风所引发的暴雨所导致的。1979年,陈联寿等[1]对登陆台风特大暴雨的成因作出了系统的分析。发现大多台风特大暴雨都有着登陆后维持不消、停滞不动、源源不断的水汽输送、与中纬度环流相互作用、中尺度系统的影响及地形作用等基本条件。

中尺度对流系统是一场较大暴雨的必备条件。中小尺度降水系统的不断产生、合成、加强和连续影响有关系,中尺度对流系统(MCSs)的持续发展是造成大暴雨发生的关键影响系统[2]。李江南等[3]对0114号台风Fitow进行了数值模拟,结果表明稳定维持少动的台风倒槽和嵌入的中小尺度系统的相互作用造成了暴雨的产生。江敦春等[4]研究发现,在台风的内部和外围有明显的非对称气流和中尺度系统,暴雨常常发生在低空非对称辐合气流和高空非对称辐散气流的重叠处。几乎每一场台风特大暴雨都与地形有关系,地形抬升作用有利于降水增幅。郑庆林等[5]对9216号台风进行数值模拟,结果表明,地形抬升作用对对流性降水起了很大的增幅作用,台风登陆过程迎风坡降水增幅显著。余贞寿等[6]使用非静力模式MM5来模拟了0414号“海棠”台风,结果表明浙南闽北地形对登陆台风暴雨有增强作用,同时导致降水分布不均匀。钮学新等[7]对0216号台风进行研究,表明地形作用使迎风坡降水增大,背风坡降水减少。董美莹等[8]在地形影响热带气旋“泰利”降水增幅的数值研究中发现大别山地形对“泰利”降水影响明显,改变了降水增幅中心,降水中心多位于辐合线和地形迎风坡相交之处。郑庆林等[9]研究发现陡峭地形的抬升辐合作用是暴雨增强的重要因子,山地地形对大气的拖曳作用往往使得热带气旋降水显著增加。另外岛屿地形对热带气旋的降水也有着非常重要影响[10-11]。登陆台风北上过程,冷空气入侵对台风暴雨有一定的增强作用。于玉斌等[12]对9608号台风对华北造成的特大暴雨进行诊断分析,发现对流层低层中高纬冷空气的扩散南下在台风低压环流附近入侵是造成这次特大暴雨的重要原因。李英等[13]在对9711号台风Winnie的数值模拟研究中,发现Winnie在陆上的变性加强与西风带高空槽的强度有着密切关系。孟智勇等[14]针对台风与中纬度系统相互作用的中尺度特征分析时发现,登陆台风与中纬度槽相互作用可导致MCSs加强发展,改变台风降水落区。丁治英等[15]在对台风范围的总有效位能、涡旋有效位能研究中发现暴雨增幅时有效位能释放,冷空气处在台风外围时有效位能释放最多,增幅最大;冷空气侵入中心后,非绝热加热迅速减小,不利于降水增幅。

2015年第13号台风“苏迪罗”具有路径稳定、强度强、在陆地上维持时间长等特点。带来的降水量大、持续时间长、影响范围广,给社会造成巨大经济损失。本文利用FNL再分析资料、全国自动站逐小时降水资料、FY-2E卫星TBB资料以及雷达资料对台风“苏迪罗”不同阶段的降水特点、引发暴雨的中尺度对流系统的环境场及其发生发展过程进行了初步分析,并归纳了两个阶段降水过程的特点,加深对台风降水的理解,为台风降水预报提供参考,也为接下来的数值模拟及敏感性试验等进一步工作进行提供一定的科学依据和指导路线。

2 过程简介

2015年第13号台风“苏迪罗”深入内陆,影响范围广,带来的风雨强度特别大。受“苏迪罗”影响,7日08时—11日08时,浙江、福建、江西北部和东部、安徽中南部、江苏中南部等地累计降雨100 mm以上,其中浙江东部和南部、福建东北部、江苏中部局地350~600 mm,浙江温州局地650~800 mm(图 1)。2015年8月8日18时后,随着“苏迪罗”主体向北扩展,雨带逐步向闽北浙南一带蔓延。8日22时左右,“苏迪罗”于福建莆田秀屿区登陆。台风“苏迪罗”登陆前后,也是闽北浙南地区暴雨的集中时期(第一阶段降水)。之后“苏迪罗”向着西北方向行进,于9日进入江西,江西境内出现明显风雨天气。10日后,随着“苏迪罗”的进一步北上,苏皖、江淮地区受到显著影响。在弱冷空气的作用下,苏皖、江淮地区出现大暴雨(第二阶段降水)。本文着重分析两个降水集中阶段的特点,而两个阶段之间的降水较弱,降水分布较为分散,本文不多探讨。

图 1 台风“苏迪罗”过程降雨量实况和路径图 8月7日08时—11日08时,单位:mm。
3 第一阶段降水中尺度特征分析 3.1 雨团活动特征

利用全国逐小时加密自动站降水资料分析雨团活动特征(图 2)可发现,第一阶段降水过程主要集中在8日17时—9日03时,小时雨量普遍达40~60 mm/h,持续时间长达10小时左右。雨量强、范围大以及持续时间长。8日08时雨团生成于福建东北部地区,降水强度较弱(图略)。17—18时,闽东沿海地区降水范围加大,降水强度增强,最大小时雨强出现在闽东海岸线附近的自动站(66 mm,18时)。随着台风环流的向北扩张,雨带由闽东向北蔓延。21时,闽北强降水中心分裂为南北两个降水中心,稳定位于洞宫山和鹫峰山的迎风坡处。9日01时后,随着台风的西进北上,南北降水中心逐渐减弱并北移。之后随着台风不断深入内陆,螺旋雨带逐渐撤离闽北浙南一带,降水趋于结束。

图 2 8月8日17时—9日03时小时雨量图(填色)及≥40 mm站点 单位:mm,红色台风图标为台风中心所在位置。
3.2 雷达回波演变特征

图 3雷达组合反射率可见, 台风外围雨带存在明显不对称性,台风中心北部强回波区域范围明显大于南部。8日12—18时福州及北部地区受强回波带影响。16—19时,螺旋雨带的强回波区向西北方向行进,存在明显的“列车效应”。强回波区席卷闽北浙南地区,带来强降水。20时,强回波区断裂,分为南北两段,北段覆盖浙江南部地区,南段影响福建北部地区,强回波带与两强降水中心对应较好,中心强度达40 dBz以上。9日08时,南北两段强回波带在浙南地区再次合并,并随着台风环流不断向内陆行进,强回波区逐渐移出浙闽一带暴雨区,第一阶段降水也趋于结束。

图 3 8日10时—9日08时雷达组合拼图 单位:dBz,时间间隔2 h。

通过分析福州雷达站径向速度(图 4)发现,在台风登陆前期雷达站处于稳定的东南风气流中,位于雷达站130 °方位处存在明显的东南风低空急流。强烈的低空急流与暴雨密切相关。低空急流一方面为大暴雨的产生提供了所需要的大量水汽,另一方面也使得暴雨区的低层大气增温,为大暴雨的发生累积了大量不稳定能量,有利于产生对流不稳定,急流的前部造成空气辐合上升,为降水创造了有利条件。到了21、22时,随着台风不断靠近陆地,风向由东南风逐渐转为偏南风,低空急流仍然存在。

图 4 8月8日15、16、21、22时(a~d)福州雷达站径向速度图 仰角0.5 °,单位:m/s。
4 第二阶段降水中尺度特征 4.1 雨团活动特征

利用全国逐小时加密自动站降水资料分析降水的空间分布(图 5),10日08时(图略),降水先出现于苏皖交界地区,随后雨团增强,范围扩大,并向东发展。10日14时,降水中心移至江苏西南部地区,15—18时,雨团逐渐发展扩大,且整体呈东西带状分布。19时以后,小时雨强明显加大,最高达83 mm/h。之后随着台风螺旋雨带移入海中,东西横向雨带向沿海地区收拢并略微北上,降水也逐渐减弱。

图 5 8月10日14时—11日03时逐小时雨量分布图(单位:mm)及≥40 mm站点
4.2 云顶亮温演变特征

利用FY-2E卫星TBB资料(图 6)分析可知,在10日12:15(图 6a)江苏中部地区生成了≤-52 ℃冷云(云团D)。随后在云团D的左侧、南侧以及东边的海面上不断有发展加强的冷云(云团C、E、F、G)。这些云团发展加强并合并,导致江苏中部大部分地区被≤-52 ℃冷云所覆盖,且于18:15(图 6h)冷云区域完全贯通,形成MCS,这也是降水强度最强、范围最大的时刻。之后,MCS逐渐东移入海,撤出大陆,第二阶段降水也迅速结束。整个过程降水雨团与MCS的移动特征十分相近,且雨带与MCS的位置较为一致,都为东西走向,当MCS发展扩大时,正是降水中心扩大加强的时期。

图 6 第二阶段对流云团TBB(云顶亮温)演变图(单位:℃)
4.3 雷达回波特征

从雷达组合反射率拼图(图 7)分析可知,在8月10日08时,台风登陆34小时后,强度明显减弱。螺旋雨带强回波区较为松散,整体强度不强。10日10时随着冷空气的入侵作用加强,回波迅速增强,并于14时分散的回波组织成块状,中心强度达45 dBz以上,降水开始加强。强回波区逐渐向东移动,平均强度40 dBz以上。11日04时以后强回波体逐渐东移入海,陆面强降水范围向沿海地区收拢,降水强度也逐渐减弱(图 7)。

图 7 8月7日08时—18时逐小时雷达组合拼图 单位:dBz,时间间隔2 h。黑点为盐城雷达站所在位置。

图 8是10日16时盐城雷达站径向速度图,从仰角1.5 °图可以看出盐城站北侧等风速线逆时针弯曲, 风向随高度逆转,由偏东风转为东北风,在雷达左侧存在明显的气流辐合。在四个仰角不同的图中,雷达站西南侧0~30 km处同时出现逆风区。从16时组合反射率图像(图略)发现,与逆风区对应区域为反射率因子大于45 dBz的强回波区,即为强对流回波。参照小时雨量图(图 5)发现,16时正处于雨带逐渐扩大东移、雨量逐渐加强时期。雨团中心与逆风区有较好的对应。不同高度逆风区的出现,表明逆风区所在区域存在较大的风向切变或风场辐合,反映出局部整层抬升或强对流内的上升气流引起的水平动量交换过程,这种动量交换影响了水平辐散辐合的强弱和分布造成了中尺度垂直环流的形成[16-17]。强烈的上升气流有利于低层水汽的辐合抬升凝结形成降水,促进暴雨的加强。

图 8 8月10日16时盐城雷达站径向速度图 仰角依次为0.5 °、1.5 °、2.5 °、3.4 °,单位:m/s。
5 降水成因分析 5.1 水汽条件

从850 hPa水汽通量(图 9)分析发现,“苏迪罗”的水汽主要来源于南海。水汽通量分布存在明显的不对称性。台风主体北部水汽通量明显大于南部,暖湿气流在闽北至浙南一带汇合,促使第一阶段暴雨的发生。在台风深入内陆北上过程中,源于孟加拉湾的水汽输送仍是源源不断地通过偏南风向台风主体输送,这也是“苏迪罗”登陆后能在陆地维持较长时间并带来持续降水的重要因素。水汽分布仍存在着明显的不对称性,水汽输送主要集中在台风环流的东北侧,为第二阶段苏皖地区降水提供良好的水汽条件。

图 9 8月8日14时(a)、10日20时(b)850 hPa风场及水汽通量分布图 单位:g/(hPa·cm·s)。
5.2 地形作用

从我国东部地区地形分布特征图(图 10)可以看出,“苏迪罗”第一阶段降水所发生的区域主要位于闽北浙南交界处的山区,地形作用显著。而第二阶段降水发生的苏皖地区则为地势十分平坦的平原地区,地形作用相对较小。

图 10 我国东部地区地形高度 单位:m。

为了进一步分析闽北浙南地形在第一阶段中的作用,沿着27 °N作纬向剖面(图 11)。14时散度分布图(图 11a)显示,在台风登陆之前高地形上空整层几乎都为东风气流,上升气流不明显。高地形东侧低层对应着气流的强辐合区,中高层存在着气流的强辐散区。而沿海陆地中部地区高低空气流配置正好相反。20时(图 11b),随着台风环流移近陆地,东风气流受地形抬升作用,在高地形东侧存在明显上升气流。低空气流强辐合区逐渐向地形中部扩张。9日02时(图 11c),上升气流不断加强并向地形中部扩张,高地形低层都存在气流的强辐合区,中高层存在气流的强辐散区。表明在台风靠近及登陆过程中,受台风北侧东风气流与闽北浙南地形的相互作用,在迎风坡会出现明显气流辐合抬升,导致水汽抬升凝结产生强降水。

图 11 8月8日14(a)、8日20时(b)、9日02时(c)沿着27 °N纬向剖面散度(等值线,单位:10-5 s-1)及uω*(-10)的合成风(矢量箭头) 蓝色区域为地形区域,纵坐标左边为气压(hPa),右边为高度(km)。
5.3 冷空气作用

纵观“苏迪罗”影响期间的冷空气活动特征,我们发现台风登陆后4小时,冷空气位于台风环流北侧,对“苏迪罗”无影响;登陆后28小时,扩散冷空气从台风北部沿偏东风对“苏迪罗”外围产生影响,但中心未受影响(图略)。从图 12分析可知,登陆后52小时,冷空气前锋对“苏迪罗”外围和中心产生影响。台风入海后6小时,冷空气主体对“苏迪罗”整体产生影响,暖心结构被破坏,之后台风迅速减弱并填塞消失。可以发现在“苏迪罗”登陆过程中,北部冷空气对其影响较弱;而当“苏迪罗”转向北上,北侧外围环流始终受到西风槽后部的冷空气影响。在850 hPa冷空气从台风北侧沿东北风入侵,而500 hPa(图略)高层冷空气则直接从槽后偏北气流南下入侵台风北部。

图 12 8月8—11(a~d)日850 hPa温度场(填色, 单位:℃),等位势高度线(等值线,单位:gpm)及风场(单位:m/s)演变
5.4 垂直风切变变化特征

Chen等[18]在分析垂直风切变和风暴运动对降水非对称结构的影响时发现,对于北半球热带气旋,当垂直风切变(200~850 hPa)大于7.5 m/s时,将会对降水非对称分布在顺切变左侧起决定性作用。分析“苏迪罗”环境垂直风切变时间演变图(图 13,采用台风中心4个经纬度范围的方形区域垂直风切变平均所得)可以发现,在台风登陆过程中(即第一阶段降水发生期间),“苏迪罗”的环境垂直风切变总体呈现较低的水平,多数为12 m/s以下,垂直风切变影响较弱。而当台风北上移近西风带高空槽的过程中,高层受到高空槽大风速的影响,垂直风切变迅速增大,最大接近20 m/s。参照“苏迪罗”第二阶段小时雨量图(图 5)可以发现,降水中心扩大加强的时期台风环境垂直风切变都较大。从图 14可见,强降水区出现在环境垂直切变的下风方,并随风垂直切变方向的改变而变化。

图 13 台风“苏迪罗”环境垂直风切变时间演变图
图 14 10日14时(a)、20时(b)1 000 hPa流场、小时雨量(圆点,单位:mm)及垂直风切变方向(黑色箭头)

环境水平风的垂直切变的大小往往和形成风暴的强弱密切相关,其作用主要包括将上升与下沉气流分开、导致出流边界不远离雷暴主体、增加低层相对风暴入流、产生水平涡度、增加上升气流强度等[17]。总的来说,垂直风切变的增强对对流系统的组织和发展有一定促进作用。10日08时(图 15a),台风环流云系对流强度较弱,对流云团较为分散,垂直风切变也相对较弱。14时(图 15b),垂直风切变迅速增强,大于20 m/s范围扩大,最高达28 m/s以上。此区域,原本较为分散的对流云团也迅速组织发展,形成成片的对流云团,降水加强(图 5)。20时(图 15c), 垂直风切变仍保持较强的状态,切变 > 20 m/s范围较大,对流系统组织形成中尺度对流复合体(MCS),降水进一步加强(图 5)。

图 15 10日08(a)、14(b)、20时(c)500~1 000 hPa>8 m/s的垂直风切变(风矢量)、垂直风切变大小(红线)、TBB(填色)
5.5 两个阶段降水概念模型

“苏迪罗”第一阶段强降水主要集中在闽北浙南一带。降水持续时间长、降水强度大、影响范围广。主要受地形作用影响,闽北浙南一带为多山地区,鹫峰山、雁荡山以及洞宫山等西南-东北走向的山脉与台风的向岸风形成较大的夹角,地形的抬升加强了低层气流辐合,强迫水汽抬升凝结,导致迎风坡降水异常强。其次,受闽东北海岸线的陆面摩擦作用,暖湿气流在海岸线附近地区形成中尺度切变辐合,有利于中尺度对流系统的触发和发展。两者共同作用,导致第一阶段强降水的发生。

第二阶段强降水主要集中在苏皖地区, 虽然台风强度减弱,但是在冷空气的作用下仍导致高强度大范围的降水。台风北上后台风低压环流受北侧高空槽后部的冷空气入侵影响,低层冷空气从台风北侧沿偏东风入侵,而高层冷空气则直接从槽后偏北气流南下入侵台风北部,与南来的暖湿空气在苏皖地区交汇,激发中尺度对流活动。冷空气的入侵、充沛的水汽供应、强垂直风切变以及低层强烈的辐合与高层气流辐散的高低空系统配置是导致第二阶段暴雨发生的重要因素。

6 结论

本文分析了台风“苏迪罗”不同阶段降水的中尺度特征。

(1)台风“苏迪罗”降水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登陆过程降水,在闽北浙南一带地区。第二阶段是北上之后与冷空气相结合产生降水,在苏皖地区发生。台风环流内部的MCS的生成和发展是造成暴雨的重要原因。两个阶段的降水强度强、效率高、持续时间长。强降水过程发生在低层辐合高层辐散的高低空系统耦合背景下。低纬度洋面的暖湿空气源源不断输送到暴雨区产生辐合。充沛的水汽条件、地形作用、冷空气入侵及垂直风切变增强等是激发强降水的重要因素。

(2)第一阶段降水加强期间,雷达强回波区席卷闽北浙南地区,“列车效应”显著。第一阶段中后期螺旋雨带强回波区断裂,分为南北两段,强回波带与南北两个强降水中心有较好的对应关系。

(3)第一阶段降水过程主要受地形作用影响, 闽北浙南一带为多山地区,鹫峰山、雁荡山以及洞宫山等西南-东北走向的山脉与台风的向岸风形成较大的夹角,强迫水汽抬升凝结,导致迎风坡降水异常强。其次,受闽东北海岸线的陆面摩擦作用,暖湿气流在海岸线附近地区形成中尺度切变辐合,有利于中尺度对流系统的触发和发展。两者共同作用,导致第一阶段强降水的发生。

(4)第二阶段降水期间,受冷空气的持续影响,逐渐减弱的螺旋雨带再次旺盛发展,形成MCS,带来强降水。MCS与降水中心的移动特征十分相近。冷空气的入侵同样影响雷达回波的演变,螺旋雨带的强回波区由松散转变为深对流有组织的块状强回波区。整个过程强回波区与雨团的分布有较好的对应,且走向与雨带落区一致,对降水的预报有一定指示意义。

(5)台风北上后由于台风低压环流受北侧高空槽后部的冷空气入侵影响,冷空气与南来的暖湿空气在苏皖地区交汇,激发中尺度对流活动。冷空气的入侵、充沛的水汽供应、垂直风切变的不断增强以及低层辐合与高层气流辐散的高低空系统配置是造成第二阶段暴雨的重要因素。

参考文献
[1] 陈联寿, 丁一汇. 西太平洋台风概论[M]. 北京: 科学出版社, 1979.
[2] 陈联寿, 徐祥德, 罗析贤, 等. 热带气旋动力学引论[M]. 北京: 气象出版社, 317.
[3] 李江南, 闫敬华, 魏晓琳, 等. 非地转强迫对Fitow(0114)暴雨的影响[J]. 气象学报, 2005, 63(1): 69-76. DOI:10.11676/qxxb2005.008
[4] 江敦春, 党人庆, 陈联寿. 卫星资料在台风暴雨数值模拟中的应用[J]. 热带气象学报, 1994, 10(4): 318-324.
[5] 郑庆林, 吴军. 地形对9216号台风增幅影响的数值研究[J]. 南京气象学院学报, 1996, 19(1): 8-16.
[6] 余贞寿, 高守亭, 任鸿翔. 台风"海棠"特大暴雨数值模拟研究[J]. 气象学报, 2007, 65(6): 864-876. DOI:10.11676/qxxb2007.081
[7] 钮学新, 杜惠良, 刘建勇. 0216号台风降水及其影响降水机制的数值模拟试验[J]. 气象学报, 2005, 63(1): 57-68. DOI:10.11676/qxxb2005.007
[8] 董美莹, 陈联寿, 程正泉, 等. 地形影响热带气旋"泰利"降水增幅的数值研究[J]. 高原气象, 2011, 30(3): 700-710.
[9] 郑庆林, 宋青丽. 一个台风暴雨模式和山地地面拖曳效应对登陆台风暴雨增幅影响的数值研究[M]. 台风科学、业务试验和天气动力学理论的研究(第四分册). 北京: 气象出版社, 1996: 215-221.
[10] WU C C. Numerical simulation of typhoon Gladys(1994) and its interaction with Taiwan terrain using the GFDL hurricane model[J]. Mon Wea Rev, 2001, 129(10): 1533-1549.
[11] LIN Y L, CHIAO S, WANG T A, et al. Some common ingredients of heavy orographic rainfall[J]. Wea Forecasting, 2001, 16(6): 633-660. DOI:10.1175/1520-0434(2001)016<0633:SCIFHO>2.0.CO;2
[12] 于玉斌, 姚秀萍. 对华北一次特大台风暴雨过程的位涡诊断分析[J]. 高原气象, 2000, 19(1): 111-120.
[13] 李英, 陈联寿, 雷小途. 高空槽对9711号台风变性加强影响的数值研究[J]. 气象学报, 2006, 64(5): 552-563. DOI:10.11676/qxxb2006.054
[14] 孟智勇, 徐祥德, 陈联寿. 9406号台风与中纬度系统相互作用的中尺度特征[J]. 气象学报, 2002, 60(1): 31-39. DOI:10.11676/qxxb2002.003
[15] 丁治英, 陈久康. 有效位能和冷空气活动与台风暴雨增幅的研究[J]. 热带气象学报, 1995, 11(1): 80-85.
[16] 张沛源, 陈荣林. 多普勒速度图上的暴雨判据研究[J]. 应用气象学报, 1995, 16(3): 373-378.
[17] 俞小鼎, 姚秀萍, 熊廷南. 多普勒天气雷达原理与业务应用[M]. 气象出版社, 2006: 94-94.
[18] CHEN S S, KNAFF J A, MARKS F D. Effect of vertical wind shear and storm motion on tropical cyclone rainfall asymmetries deduced from TRMM[J]. Mon Wea Rev, 2006, 134(11): 193-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