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带气象学报  2017, Vol. 33 Issue (6): 922-932  DOI: 10.16032/j.issn.1004-4965.2017.06.013
0

引用本文  

马新成, 程鹏, 毕凯, 等. 广西南宁冬季层状暖云微物理特征的飞机观测分析[J]. 热带气象学报, 2017, 33(6): 922-932.DOI: 10.16032/j.issn.1004-4965.2017.06.013.
马新成, 程鹏, 毕凯, 等. Airborne measurements of microphysical characteristics of warm stratus clouds in winter nanning, guangxi[J]. JOURNAL OF TROPICAL METEOROLOGY, 2017, 33(6): 922-932. DOI: 10.16032/j.issn.1004-4965.2017.06.013.

资助项目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41675138);北京市气象局科技项目(BMBKJ201506001);北京市优秀人才培养项目(20081D0200800058)共同资助

通讯作者

马新成,男,北京市人,高级工程师,主要从事气溶胶、云降水物理和人工影响天气研究。E-mail: fellow_007@163.com

文章历史

收稿日期:2016-10-09
修订日期:2017-07-30
广西南宁冬季层状暖云微物理特征的飞机观测分析
马新成 1,2, 程鹏 3, 毕凯 1, 王冀 3, 韦增岸 3, 黄梦宇 1, 金华 4, 张磊 1     
1. 北京市人工影响天气办公室,北京 100089;
2. 云降水物理研究与云水资源开发北京市重点实验室/中国气象局北京城市气象研究所,北京 100089;
3. 广西壮族自治区人工影响天气办公室,广西 南宁 530022;
4. 北京市突发事件预警信息发布中心,北京 100089
摘要:利用运十二飞机在2012年冬季广西南宁地区开展的12架次层状暖云微物理探测资料进行分析,统计和观测结果表明,层状暖云垂直方向分层显著。存在逆温是典型宏观特征,降水云基本都为多层逆温,逆温位置主要出现在云顶附近。云滴平均浓度为652±607个/cm3;无降水云比降水云云滴平均浓度略大,分别为678±348个/cm3和615±363个/cm3。平均液水含量为1.03±0.73 g/m3,其中降水云远大于无降水云,分别为1.3±0.9 g/m3和0.88±0.6 g/m3。平均有效直径为18.2±5.6 μm,降水云略大于无降水云,分别为19.4±5.0 μm和17.3±6.0 μm。垂直分布上,云滴数浓度在接近地面的下层云中最大,峰值区主要出现在云底,且随高度一般呈现递减趋势。云滴谱分布显示在6.5 μm出现次峰值。降水云中大云滴主要出现在接近地面的下层云中,而无降水云中几乎没有观测到大云滴。
关键词云微物理特征    飞机探测    层状暖云    冬季    广西    
AIRBORNE MEASUREMENTS OF MICROPHYSICAL CHARACTERISTICS OF WARM STRATUS CLOUDS IN WINTER NANNING, GUANGXI
MA Xin-cheng1,2, CHENG Peng3, BI Kai1, WANG Yi3, WEI Zeng-an3, HUANG Meng-yu1, JIN Hua4, ZHANG Lei1     
1. Beijing Weather Modification Office, Beijing 100089, China;
2. Bejing Key Laboratory of Cloud, Precipitations, and Water Resources, Beijing Meteorological Bureau/Institute of Urban Meteorology, CMA, Beijing 100089, China;
3. Weather Modification Office of the Guangxi Zhuang Autonomous Region, Nanning 530022, China;
4. Beijing Emergent Incident Warning Issue Center, Beijing 100089, China
Abstract: Microphysical characteristics of warm layer clouds in winter Nanning, Guangxi are statistically analyzed based on 12 flights of airborne instruments with a Y-12 aircraft. The results show that the clouds vary obviously by layers vertically. As a typical macrophysical characteristic of the layer clouds, the temperature inversion appears in precipitation clouds, with several layers of temperature inversion. Temperature inversion often appears near the cloud top. Secondly, for the 12 flight cases, the mean number concentration of cloud droplets is 652±607 cm-3. The concentration in non-precipitation clouds is larger than in precipitation clouds, with the values being 678±348 cm-3 and 615±363 cm-3 respectively. The average liquid water content (LWC) is 1.03±0.73 g/m3. LWC in precipitation clouds is 1.3±0.9 g/m3, which is apparently larger than in non-precipitation clouds (0.88±0.6 g/m3). The mean effective diameter (ED) is 18.2±5.6 μm. In precipitation clouds, the ED is 19.4±5.0 μm, while it is 17.3±6.0 μm in non-precipitation clouds. Furthermore, the peak value of cloud number concentration is at cloud base in lower clouds. It decreases with the height. Most of the droplets are less than 50 μm. The second peak value of the PSD is about 6.5 μm. From the cloud droplet images in precipitation clouds, it is known that large droplets are at lower layer clouds with great number. But in non-precipitation clouds, unusually big cloud droplets could be found.
Key words: cloud microphysical characteristics    flight measurement    warm stratus clouds    winter    Guangxi    
1 引言

我国近年来对于云微物理特征已有研究。暖云指的是云中温度大于0 ℃且不涉及冰相的云物理过程的云。暖云对大气的热力和动力起着重要作用,是地球能量收支的重要组成部分,尤其是层状暖云的高反照率会减少地球表面吸收的短波辐射[1-2],而层状暖云的反射率对云中液水含量和微物理过程非常敏感[3]。通过研究层状暖云的微物理特征(例如云滴浓度、液水含量、云滴有效直径、云滴平均直径和云滴谱等),能更好地理解云中微物理过程,并有利于提高模式对云物理过程的模拟水平。

云滴数浓度是云微物理过程的重要参数之一。目前一些数值天气预报中,针对大陆性云大多选取固定的云滴数浓度为100 cm-3或300 cm-3,对海洋性云固定选取云滴数浓度为50 cm-3;一些气候预报模式针对大陆性云和海洋性云常选取云滴数浓度分别为600 cm-3和150 cm-3。但观测研究表明,不同类型的云以及在云中不同部位的云滴数浓度差异很大。Miles等[4]搜集了世界各国已发表的文献中外场观测数据,总结归纳了大陆性云和海洋性云的云滴数浓度、液态水含量以及尺度谱等参数,其中大陆性云的平均云滴数浓度变化范围为15~680 cm-3,平均为288 cm-3;相应的平均液水含量为0.19 g/m3,平均半径为4.1 μm,平均有效半径为5.4 μm。Wang等[5]对过去50多年(1960—2008年)在我国北方和东部地区获得的云降水微物理特征参数的大量数据进行系统性的统计整理,认为积云中云滴数浓度(平均为907.7 cm-3)比层云云滴数浓度(平均为120.9 cm-3)大;数浓度变化范围较大,表明固定的参数模型并不能真实反映云中微物理特征;层云中液态水含量平均为0.14 g/m3。Deng等[6]对2005—2006年北京地区75个飞机观测的暖性云进行分析,统计得出不同类型的Cu、Sc、Ac、As和Nc云的平均云滴数浓度分别为376±290 cm-3、257±226 cm-3、147±112 cm-3、60±35 cm-3和60±84 cm-3,一些观测记录显示云滴数浓度可达1 000 cm-3,Cu和Sc最大液水含量分别为1.4 g/m3和1.0 g/m3,标准偏差显示北京地区的云滴数浓度和液水含量变率很大。但利用机载云物理仪器对我国南方层状云的微物理观测研究相对较少,针对贵州9次较薄的冬季静止锋层状云进行的飞机探测结果显示平均含水量为0.173 g/m3,探测到的最大值为0.626 g/m3[7];贵州6次积状云和2次层积云平均云含水量分别为0.42 g/m3和0.52 g/m3[8];广东4—5月暖云微物理特征统计显示层积云的平均云滴数浓度为1 736 cm-3,最大浓度为8 696 cm-3,平均液水含量为0.326 g/m3,最大达1.78 g/m3,平均直径为9.9 μm[9];四川25架次液水含量观测统计显示层状云平均为0.283 g/m3,其中Sc云为0.346 g/m3,Ac云为0.231 g/m3,层状云云滴平均浓度Sc云比Ac大2倍以上,约为137 cm-3[10]。这些观测显示云滴数浓度明显高于我国北方地区,液水含量比北方的降水性层状云略高,但明显高于北方层积云的液水含量。

云滴谱也是云微物理过程最重要的参数之一。目前在大尺度和大部分中尺度模式中很难计算云滴谱。在实际应用中,云滴谱常用Khrgian-Mazin分布表示,这是改进的γ分布的一种简化形式。根据文献[5]中的观测研究,我国的层云云滴谱符合γ分布特点。其中,γ的范围为0~12,N0的变化范围为10-9~102 cm-3μm-1-γλ变化范围为0.002~1.254 μm-1。尽管经验参数值有差异,但总体来说可用γ分布函数表示我国层云云滴谱形状。从我国西北地区测量的云滴谱和东海附近的山东省及周边地区测量的粒子谱表明,在微物理结构中用固定斜率的谱并不能代表真实的云滴谱。另外,从层云中不同高度的平均云滴谱可以看出,不同高度上滴谱差异较大。因此,需要准确诊断得出某一时刻的斜率γ来改善云微物理结构的模型。

广西冬季以层状云降水为主,本文重点对广西南宁地区冬季层状暖云的微物理特征进行统计分析,给出微物理垂直分布特征,并讨论了云滴粒子图像和云滴谱。

2 仪器和探测方法

探测平台是运十二飞机,搭载云物理探测仪器为北京市人工影响天气办公室引进的DMT机载粒子测量系统(由美国DMT公司生产,每年送回美国进行标定)。它主要包括数据采集设备;气溶胶和云粒子组合探头CAPS,集成了温度、空速、含水量、气溶胶和云粒子以及降水粒子的测量(气溶胶云粒子探头CAS总量程为0.3~50.0 μm,选取2~50 μm范围用于了解云滴信息,采样频率为1 Hz;二维云粒子图象仪器CIP的测量范围是25~1 550 μm,分辨率为25 μm,用来了解大云滴和雨滴信息);降水粒子图像探头PIP(探头测量范围为100~6 200 μm,分辨率为100 μm,用来了解降水粒子信息);机上还装有AIMMES-20常规气象探头(常称为ADP),可以探测温度、湿度、气压、GPS定位以及空速等,还有Edgtech V-C1露点仪是由美国Edgetch公司生产,用来进行露点观测。

由于广西地貌多是山地丘陵性盆地地貌,对飞机飞行安全高度有限制等因素,对层状云探测采取南宁国际机场起飞和降落穿云为主,穿云时间为10 min左右,穿云水平距离在10 km以内,垂直方向出云顶外,获得广西南宁地区上空完整层状暖云垂直方向上的微物理资料。

3 个例情况及天气背景

在广西南宁地区共组织开展了7天层状暖云飞机探测(表 1),获得Sc暖云的个例12个,个例编号以探测日期及起飞(A)或降落(D)表示,其中7个未产生降水(2个云底探测有雨但未及地),5个产生降水(带*号),表 1中降水情况为飞机观测期间南宁机场附近地面气象观测站的小时雨量。

表 1 2012年广西南宁冬季层状暖云飞机探测情况汇总

由于探测云区域集中在南宁上空,探测时间段主要在08—12时(北京时,下同),只有个例11月5日的探测在14—16时,考虑到层状云比较稳定,所以探空资料选取南宁上空08时刻做为参考;从混合比垂直分布廓线(图略)来看,水汽含量峰值区除个例11月5日和16日集中在近地面外,其他个例基本集中在高度800~1 800 m之间,这个高度区间基本处于850 hPa,对应天气图是切变发生和云存在区域;从虚位温垂直分布廓线(图略)看出,除11月16日云底到云顶虚位温的垂直分布基本不变、接近中性状态外,其他个例的虚位温随高度单调增加,属于静力稳定状态。根据广西属于东亚季风气候区的特点,选取08时的地面和850 hPa天气形势进行分析,结果显示在7天层状暖云飞机探测期间,除了个例11月5日中层受副高外围影响以及个例11月25日中层受西南急流影响外,其他个例主要受地面冷空气南下和中层切变共同影响,这种天气形势也是广西冬季层状暖云降水的典型天气形势,不同之处主要体现在冷空气的强弱以及切变线的位置,所以这7天层状暖云探测具有一定代表性。从广西区域08时的低分辨率红外云图和850 hPa形势叠加图(图略)以及对应飞机探测地点中可以看出,7天飞机外场探测云的云顶都很低,除了11月16日和28日相对较高外(实测显示存在中云,飞机只对下层暖性低云进行探测),其他基本都是由低云构成,这与飞机实际探测结果一致。降水类型主要参考探测区域内以及对应探测期间南宁机场附近地面气象观测站观测的降水情况为依据,同时结合飞机机载降水探头观测结果判断是否存在降水。

4 观测结果 4.1 统计特征

对7天飞机探测获得的12个层状暖云的宏、微观参量进行统计。云类型分类根据接近探测时次和探测区域内地面气象观测站记录的云状为依据,试验期间南宁冬季层状暖云主要由Sc云构成;云区的判据除了宏观记录观测外,主要根据CAS云滴探头资料至少有连续5个数据(空间飞行距离约300 m)获得大于2 μm云滴数浓度≥10 cm-3以及CAS计算液水含量LWC≥0.01 g/m3来综合确定给出云垂直方向上的分层结构,并统计云底和云顶高度及其对应温度;云厚给出分层云区厚度累加统计结果;由于探测的低云云顶高度未超过2 800 m,根据机载温度探头资料确定2 800m以下云区逆温出现高度范围并计算相应逆温强度。

表 2统计显示南宁冬季Sc暖云垂直方向分层非常明显,无降水一般为单层或两层结构但层间间距有大有小;而有降水多为两层及以上构成且层间间距都较小。云底高度为581±443 m,其中有降水时的云底较低(除个例20121105D较高外),为371±420 m,而无降水云底相对较高,为731±423 m;云底温度为14.2±4.1 ℃,降水云和无降水云的云底温度分别为15.1±1.4 ℃和13.6±5.4 ℃。云顶高度为1 907±342 m,比云底高度变化波动略小,降水云和无降水云的云顶高度分别为2 085±321 m和1 780±317 m,无降水云云顶整体相对较低;相应云顶温度为13.9±3.0 ℃,有降水和无降水云的云顶温度相近,分别为14.4±2.9 ℃和13.5±3.3 ℃。平均云区厚度为917±425 m;无降水云的云区厚度为743±418 m,明显小于降水云的云区厚度(1 160±328 m)。12个Sc暖云个例中有11个(占92%)出现不同程度的逆温,说明逆温的存在是南宁冬季层状暖云的典型宏观特征,其中单层逆温比多层逆温仅多1个个例,占58%,而降水云个例基本都是多层逆温(图 1);逆温位置主要出现在云顶附近;逆温出现的高度为230~2 185 m,逆温强度为0.07~1.30 ℃/(100 m)。

表 2 广西南宁冬季Sc暖云宏观参量统计特征     *为降水个例,下同。
图 1 降水个例20121125A温度(T)和露点(Td)垂直廓线

表 34给出南宁冬季层状暖云云滴微物理参量统计特征。Sc暖云云滴数浓度最大值为2 790 cm-3,云滴平均数浓度为652±607 cm-3。无降水云比降水云的云滴平均数浓度略大,分别为678±348 cm-3和615±363 cm-3。云内的最大液水含量为5.6 g/m3,平均液水含量为1.03±0.73 g/m3,其中降水云大于无降水云,分别为1.3±0.9 g/m3和0.88±0.60 g/m3。云滴有效直径最大值为40.4 μm,平均有效直径为18.2±5.6 μm,其中降水云比无降水云略小,分别为19.4±5.0 μm和17.3±6.0 μm。从南宁冬季层状暖云云滴参数与以往主要研究结果进行对比(表 5)发现,云滴数浓度、液水含量及有效直径都明显大于我国华北和东亚地区。

表 3 2012年广西南宁冬季Sc暖云微观参量统计特征
表 4 广西南宁冬季Sc暖云微观参量统计特征续
表 5 广西南宁层状暖云云滴微观参数与以往层状云研究结果的比较
4.2 云微物理垂直特征

根据CAS探头2~50 μm段获得的云滴资料,对云内垂直方向上的每100 m范围内的云滴数浓度、液水含量和有效直径进行箱式图统计分析,图 2~7Y轴表示云内高度,垂直方向上所标注的数字为中位数,其中数值为0或无数值均表示没有云存在。

图 2 无降水Sc暖云云内平均云滴数浓度垂直分布箱式图
图 3 降水Sc暖云云内平均云滴数浓度垂直分布箱式图
图 4 无降水Sc暖云云内平均液水含量垂直分布箱式图
图 5 降水Sc暖云云内平均液水含量垂直分布箱式图
图 6 无降水Sc暖云云内平均有效直径垂直分布箱式图
图 7 降水Sc暖云云内平均有效直径垂直分布箱式图
4.2.1 云滴数浓度垂直分布

图 23可知,不管有无降水,Sc暖云云内平均云滴数浓度都在云底出现最大值,且大值区都集中在云底附近,随高度都呈现递减趋势。但有降水云滴数浓度垂直分布高度范围更大,且在云的高层也出现多个云滴数浓度次峰值区。

4.2.2 云滴液水含量垂直分布

图 45显示无论有无降水,Sc暖云云内液水含量在接近地面的云层云底附近都较小,联系到云底附近云滴数浓度大值区说明云底的液水含量已经被大量消耗;垂直方向上随高度先增后减,基本在云的中部出现峰值区,而有降水云在垂直方向分布范围更广,并且峰值区多出现在上层云的顶部,量值远远大于无降水云。

4.2.3 云滴有效直径垂直分布

图 67显示Sc暖云云底附近存在大量小云滴,云滴有效直径小值区都分布在云底附近,但在量值上有降水云明显大于无降水云;垂直分布上无降水云和有降水云都是在接近地面的云中随高度先增加后减少,峰值区基本都在云中上部附近,而上层云中峰值区主要在云顶附近,说明云中云滴增长区域主要集中在云的中上部及顶部;此外峰值区在量级上有降水云的有效直径都远大于无降水云,基本上都超过20 μm。

4.2.4 CIP探头垂直分布及图像特征

云中云粒子图像信息由机载探头CIP(25~1 550 μm)获得,该探头同时给出了大于25 μm的云滴粒子数浓度(N)、有效直径(D)以及粒子图像的垂直分布情况。选取两个有代表性的无降水(20121116A)和有降水(20121130A)个例进行比较(图 8)。无降水云中基本没有观测到大云滴图像,在云中垂直方向存在大量小于50 μm的小云滴,而且在垂直方向上CIP探头观测到的小云滴平均直径大小从云底到云顶递减,但变化幅度不大,小云滴数浓度基本随高度先增后减,峰值区出现在云顶及云中上部。甚至部分个例中并没有观测到大于25 μm的云滴。而所有有降水个例的共性就是在接近地面的云层中都存在较多大云滴,且部分个例的不同高度云中都存在大云滴的现象,这与无降水个例有明显区别,说明云中大云滴的存在是降水形成的重要原因之一。

图 8 无降水(左)和有降水(右)Sc暖云云滴粒子图像垂直分布
4.2.5 云滴谱分布

CAS探头可给出2~50 μm范围段的云滴谱分布,根据无降水和有降水的区分,同时上文分析考虑到降水形成主要在接近地面的第一层云中,所以在云滴谱分析中主要选取第一层云的云底附近、云中和云顶附近三个不同特征高度层给出云滴谱分布箱式图(图 9~11)。从云滴谱图中可以看到,无论是否有降水的暖云,在2 μm处出现峰值外,在6.5 μm处都出现次峰值,随高度从云底到云顶次主峰值浓度递减,但是有降水暖云递减更明显,尤其在云顶附近和云底有明显差异。谱宽云底相对较宽,说明云底的云滴增长较活跃,整体上无降水和有降水暖云的谱型和谱宽垂直分布相差不大,主要是在云顶附近两者在数浓度上存在较大差异。

图 9 无降水(虚线)和有降水(实线)Sc暖云的云顶云滴平均谱
图 10 无降水(虚线)和有降水(实线)Sc暖云的云中部云滴平均谱
图 11 无降水(虚线)和有降水(实线)Sc暖云的云底云滴平均谱
5 结论

2012年11—12月期间在广西南宁地区开展层状暖云飞机观测,共获得Sc暖云个例12个(其中5个未产生降水,2个云底有雨未及地,5个产生降水)。通过分析飞机探测云物理资料主要得到以下结果。

(1)南宁冬季Sc暖云在垂直方向上分层明显,无降水一般为单层或双层结构,层间的间距大小并无规律;但有降水多为三层及以上构成,且层与层之间间距较小。

(2)宏观统计显示:南宁冬季Sc暖云云底高度为581±443 m,其中有降水云底都较低,为371±420 m,无降水云底相对较高,为731±423 m;对应云底温度为14.2±4.1 ℃,降水云和无降水云的云底温分别为15.1±1.4 ℃和13.6±5.4 ℃。对应云顶高度为1 907±342 m,比云底高度变化的波动略小,降水云和无降水云的云顶高度分别为2 085±321 m和1 780±317 m;相应云顶温度为13.9±3.0 ℃,有降水和无降水云的云顶温度相近,分别为14.4±2.9 ℃和13.5±3.3 ℃。此外平均云区厚度为917±425 m;无降水云的云区厚度为743±418 m,明显小于降水云的厚度(1 160±328 m)。

(3)逆温的存在是南宁冬季Sc暖云的典型宏观特征,其中单层逆温比多层逆温略多,而降水云个例基本都是多层逆温;逆温位置主要出现在云顶附近;其高度为230~2 185 m,逆温强度为0.07~1.30 ℃/(100 m)。

(4)微观统计认为:南宁冬季Sc暖云云内云滴浓度最大值为2 790个/cm3,云滴平均浓度为652±607个/cm3。无降水云比降水云的云滴平均浓度略大,分别为678±348个/cm3和615±363个/cm3。云内的最大液水含量为5.6 g/m3,平均液水含量为1.03±0.73 g/m3,其中降水云大于无降水云,分别为1.3±0.9 g/m3和0.88±0.60 g/m3。云滴有效直径最大值为40.4 μm,平均直径为18.2±5.6 μm,降水云和无降水云分别为19.4±5.0 μm和17.3±6.0 μm。与以往主要研究结果进行对比发现云滴数浓度、液水含量及有效直径都远大于华北地区。

(5)云滴微物理垂直结构显示:在接近地面的下层云中云滴数浓度最大,且峰值区主要出现在云底,并随高度一般呈现递减趋势;而云中液水含量和云滴有效直径都在云底出现最小值,并随高度先增加后减少,一般在云层中部存在峰值区。其中,有降水云的有效直径都远大于无降水云,基本上都超过20 μm。

(6)云粒子图像垂直结构显示:降水云中大云滴图像主要出现在接近地面的下层云中,而且数量较多,而无降水云中主要由大量小于50 μm的小云滴构成。

致谢: 本文所使用的飞机观测资料由广西壮族自治区人工影响天气办公室组织实施,该单位的张正国、黄晓辉等参加了飞机观测飞行,特此感谢。
参考文献
[1] ALBRECHT B A, RANDALL D A, NICHOLLS S. Observations of marine stratocumulus during FIRE[J]. Bull Amer Meteor Soc, 1988, 69(6): 618-626. DOI:10.1175/1520-0477(1988)069<0618:OOMSCD>2.0.CO;2
[2] BETTS A K, BOERS R. A cloudiness transition in a marine boundary layer[J]. J Atmos Sci, 1990, 47(12): 1480-1497. DOI:10.1175/1520-0469(1990)047<1480:ACTIAM>2.0.CO;2
[3] TAYLOR K E, GHAN S J. An analysis of cloud liquid water feedback and global climate sensitivity in a general circulation model[J]. J Clim, 1992, 5(9): 907-919. DOI:10.1175/1520-0442(1992)005<0907:AAOCLW>2.0.CO;2
[4] MILES N L, VERLINDE J, CLOTHIAUX E E. Cloud droplet size distributions in low-level stratiform clouds[J]. J Atmos Sci, 2000, 57(2): 295-311. DOI:10.1175/1520-0469(2000)057<0295:CDSDIL>2.0.CO;2
[5] WANG D H, YIN J F, ZHAI G Q. In-Situ measurements of cloud-precipitation microphysics in the East Asian monsoon region since 1960[J]. J Meteorolog Res, 2011, 29(2): 155-179.
[6] DENG Z, ZHAO C, ZHANG Q, et al. Statistical analysis of microphysical properties and the parameterization of effective radius of warm clouds in Beijing area[J]. Atmos Res, 2009, 93(4): 888-896. DOI:10.1016/j.atmosres.2009.04.011
[7] 李启泰, 卢成孝, 赵彩. 贵州冬季层状云的观测研究[J]. 气象, 1988, 14(5): 9-14. DOI:10.7519/j.issn.1000-0526.1988.05.002
[8] 杨平. 贵州夏季自然云中冰雪晶和大粒子观测结果的分析[J]. 高原气象, 1988, 7(2): 126-134.
[9] 吴兑, 何应昌, 陈桂樵, 等. 广东省新丰江流域4—5月暖云的微物理特征[J]. 热带气象, 1988, 4(3): 341-349.
[10] 罗泳平, 张旭. 四川盆地春-夏季层状云宏微观特征[J]. 成都气象学院学报, 1989, 8(1): 40-48.
[11] 黄梦宇, 赵春生, 周广强, 等. 华北地区层状云微物理特性及气溶胶对云的影响[J]. 南京气象学院学报, 2005, 28(3): 360-368.
[12] ZHAO C, TIE X, BRASSEUR G, et al. Aircraft measurements of cloud droplet spectral dispersion and implications for indirect aerosol radiative forcing[J]. Geophys Res Lett, 2006, 33(16): 373-386.
[13] 张佃国, 郭学良, 付丹红, 等. 2003年8~9月北京及周边地区云系微物理飞机探测研究[J]. 大气科学, 2007, 31(4): 596-610.
[14] 马新成, 黄梦宇, 于潇洧, 等. 一次高后降水中山区层状云宏微物理结构探测分析[J]. 气候与环境研究, 2012, 17(6): 1-8.
[15] 邓雪娇, 吴兑, 史月琴, 等. 南岭山地浓雾的宏微观物理特征综合分析[J]. 热带气象学报, 2007, 23(5): 424-434.
[16] 赵艳风, 王东海, 尹金方. 基于CloudSat资料的青藏高原地区云微物理特征分析[J]. 热带气象学报, 2014, 30(2): 239-248.
[17] 花丛, 刘奇俊. 云微物理过程影响登陆台风结构及降水的数值试验[J]. 热带气象学报, 2013, 29(6): 924-934.
[18] 王思慜, 银燕. 一次热带海洋对流云微物理过程的数值模拟[J]. 热带气象学报, 2011, 27(4): 519-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