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带气象学报  2017, Vol. 33 Issue (6): 822-830  DOI: 10.16032/j.issn.1004-4965.2017.06.003
0

引用本文  

赵阳, 王宇虹, 黄武斌, 等. 中国东部陆海表面温差对夏季水汽输送及降水空间分布的影响[J]. 热带气象学报, 2017, 33(6): 822-830.DOI: 10.16032/j.issn.1004-4965.2017.06.003.
赵阳, 王宇虹, 黄武斌, 等. The influence of land and sea surface temperature difference on water vapor transport and precipitation spatial distribution in summer of east china[J]. JOURNAL OF TROPICAL METEOROLOGY, 2017, 33(6): 822-830. DOI: 10.16032/j.issn.1004-4965.2017.06.003.

资助项目

江苏省研究生培养创新计划(KYCX17_0869);甘肃省气象局重点项目GSMAZd2017-06;中国气象局预报预测核心业务发展专项(CMAHX20160214);江苏省研究生创新培养计划(1344051701002);甘肃省气象局关键技术攻关创新团队项目(GSQXCXTD-2017-01)共同资助

通讯作者

王宇虹,女,内蒙古自治区人,助理工程师,主要从事极端降水研究。E-mail: 409360946@qq.com

文章历史

收稿日期:2016-07-18
修订日期:2017-06-18
中国东部陆海表面温差对夏季水汽输送及降水空间分布的影响
赵阳 1,2, 王宇虹 3, 黄武斌 4, 黄玉霞 4, 秦华 5     
1. 中国气象科学研究院,北京 100081;
2. 南京信息工程大学,江苏 南京 210044;
3. 中国气象局公共气象服务中心,北京 100081;
4. 兰州中心气象台,甘肃 兰州 730020;
5. 南京信息工程大学气象灾害教育部重点实验室/气候与环境变化国际合作联合实验室/气象灾害预报预警与评估协同创新中心,江苏 南京 210044
摘要:基于1981—2010年ERA Interim再分析资料以及中国区域30年日降水量资料,采用相关关系计算方法,研究夏季中国东部陆海表面温差与夏季整层水汽输送以及春夏东亚温度高响应区的相关关系。研究结果表明:中国东部区域夏季各月(6、7、8月)陆海表面温差与夏季各月降水量存在西北-华北与江南-华南两个高相关区域,且滑动相关系数在30年间一直处于显著状态;夏季中国东部陆海表面温差自1990年代开始呈现波动式上升趋势;陆海温差异常高低值年水汽通量距平场输送通道存在明显差异,陆海温差高值年,水汽主要来自中国东北地区向南的水汽输送以及中国东部海域水汽向西的水汽流,并且两股水汽距平场在华南地区汇合后继续向南输送,陆海温差低值年,水汽通量距平输送主要来自中国东部海域,向西传输到达中国中东部后分别向南北两个方向输送;夏季中国东部陆海表面温差与夏季整层水汽通量在中国华北区域存在负位相相关关系,证明了中国东部陆海温差越高,经向水汽通量向南输送就会越强,所对应的蒙古区域、孟加拉湾区域表面温度就会越高,形成一个“高-强-高”的温差-水汽通量-温度相互响应现象,夏季中国东部陆海表面温差与春季中国整个海岸沿线表面温度有明显的相关关系,春季海岸沿线表面温度对夏季中国大陆水汽输送有一定预测作用。
关键词陆海表面温差    相关关系    整层水汽通量    “高-强-高”响应现象    
THE INFLUENCE OF LAND AND SEA SURFACE TEMPERATURE DIFFERENCE ON WATER VAPOR TRANSPORT AND PRECIPITATION SPATIAL DISTRIBUTION IN SUMMER OF EAST CHINA
ZHAO Yang1,2, WANG Yu-hong3, HUANG Wu-bin4, HUANG Yu-xia4, QIN Min-hua5     
1. State Key Laboratory of Severe Weather, Chinese Academy of Meteorological Sciences, Beijing 100081, China;
2. Nanjing University of Information Science & Technology, Nanjing 210044, China;
3. Service Center of Public Meteorology, China Meteorological Administration, Beijing 100081, China;
4. Lanzhou Central Meteorological Observatory, Lanzhou 730020, China;
5. Key Laboratory of Meteorological Disaster, Ministry of Education (KLME)/Joint International Research Laboratory of Climate and Environment Change (ILCEC)/Collaborative Innovation Center on Forecast and Evaluation of Meteorological Disasters (CIC-FEMD), Nanjing University of Information Science & Technology, Nanjing 210044, China)
Abstract: Using 1981—2010 ERA Interim analysis and 30 years of daily rainfall data in the region of China, this study, with correlation calculation method, studied the correlation of the temperature difference between land surface and ocean surface (TD) with column vapor transport flux and East Asia areas of high temperature response. The results showed that the TD and precipitation in the summer months have two high correction areas, one in the Northwest and North China and the other in the South China and south of the Yangtze River, and it is always in a significant state in the years of 1981—2010. In summer, TD has been present from the 1990s up to now with increasing trends. Large differences exist in anomalously low and high vapor transport flux anomaly, and in the years of large differences, vapor mainly comes from two converging flows, from the northeast China to the south and from the eastern ocean to the west, and in the years of small differences, vapor transport flux anomaly comes from the ocean east off China to the middle and eastern China before flowing towards the north and south respectively. In summer, TD and vapor transport flux show a negative phase related area, and that vapor transport flux and East Asia temperature have two negative phase related areas. This proves that the larger TD, the greater the column vapor transport flux in the meridional direction, and the bigger the temperature with two high correction areas. A "high-strong-high" temperature-vapor flux-temperature response to each other is formed. The correlation between sea surface temperature difference in summer and temperature along the coast's surface is obvious. The water vapor transport in summer can be predicted to some degree by surface temperature along the coast in spring.
Key words: land and sea surface temperature difference    correlation relationship    column vapor transport flux    "high-strength-high" response mechanism    
1 引言

中国地处亚洲东部地区,大陆东部毗邻西北太平洋,夏季除了受到季风的影响外,还受到如台风、副热带高压、高低空急流等多种天气气候系统的影响,使得我国天气气候呈现复杂的多变状态,这也造成了我国成为热浪、泥石流、旱涝等灾害性天气多发的国家。我国位于世界上著名的季风区,夏季风的活动决定了我国夏季的主要降水强度和分布。季风发生的本质原因是海陆温差所造成的,早在1686年, Halley[1]就指出季风是由海陆热力差异形成的, 陶诗言等[2]从大气环流的动力、热力变化来研究季风的季节变化, 指出季风的建立依赖于海陆季节温差。总之,大尺度海陆热力差异是东亚季风形成的重要原因之一,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东亚夏季风的改变,进而决定我国夏季降水的分布和强度[3];同时,局地的近海热力差异变化也会对我国夏季气候尤其是降水产生重要影响[4]。杨明等[5]计算分析了40年的东亚季风指数,发现夏季东部地区降水量与相对应的各个海区海陆温差负相关显著, 并且江淮区对应的海陆温差与东北区和华北区夏季降水有较好的正相关关系, 对比还发现海陆温差变化对我国季风区夏季降水的影响在增强。很多研究表明,中国邻近海域的海温热力状况的差异也是影响我国东部夏季降水的重要因素之一。观测资料分析以及数值模式模拟,表明中国东海及邻近海域的暖(冷)异常,将使得我国长江、黄淮流域和华北大部分地区夏季降水的减少(增加),而华南地区、东北南部和朝鲜半岛等地区夏季降水的增加。谭红建等[6]研究发现东海及其邻近海域夏季海温的异常可通过热力作用影响低层大气的辐合(散)和垂直方向的运动,并影响局地低层大气和上层海洋的相互作用,从而使得东亚大气环流发生改变,进而可能对中国大陆东部气候和近海环境的变化产生重要作用。王红光等[7]研究也表明夏季我国东部地区海陆温差序列的变化与同期降水量相关性较好。研究表明,我国东部和近海及邻近海域上空的冬、夏季风从1970年代末开始经历了一次显著的年代际减弱[8-10],与此同时,中国近海及邻近海域海表温度有明显的上升趋势,尤以东海及其邻近海域(包括渤海、黄海和东海)的升温最为显著,冬季升温最高达1.96 ℃[11-12]。影响我国夏季水汽输送和降水时空分布的因素有很多。以往的研究主要侧重热带海洋或全球各海域等热力变异与我国夏季旱涝关系[13-16]或地表对中国降水异常影响的研究[17-21]。然而中国东部区域陆表与海表温度差异对中国东部乃至整个中国区域的降水时空分布产生的影响以及陆海温差是如何影响海洋对中国区域水汽的输送问题仍值得研究,陆海表面温差影响的水汽输送高相关区域与东亚地区温度的关系也是一个值得深入探讨的问题。

2 资料与计算方法

本文利用中国气象局信息中心提供的中国地面国际交换站气候资料年值数据集的1981—2010年的地面站点温度资料以及ERA Interim 2 m温度、水汽、风相关场月平均再分析资料(0.75 °×0.75 °)。选取1981—2010年有降水记录的全国753个站的6—8月日降水量日数资料,其中除了高原地区站点分布比较稀疏外,753个地面气象站基本覆盖整个中国大陆,能有效代表中国大陆所有地区的降水时空分布特征。利用上述资料本文研究夏季陆海表面温差与水汽输送与降水时空分布的相关关系。夏季中国大陆区域降水主要发生在华南到华北区域。因此本文将110.3~122.5 °E,21.0~40.5 °N定为中国东部陆地区域,将122.3~130.5 °E,21.0~40.5 °N定为中国东部海洋区域。两区域基本覆盖了中国东部的陆地表面和海洋表面,因此将陆海两区域的区域平均温度差作为本文研究的陆海表面温差序列。

2.1 夏季温度变率场计算方法
$ {\rm{Var}} = \frac{{\sum\nolimits_{i = 1}^n {{x_i}{y_i} - \frac{1}{n}\left( {\sum\nolimits_{i = 1}^n {{x_i}} } \right)\left( {\sum\nolimits_{i = 1}^n {{y_i}} } \right)} }}{{\sum\nolimits_{i = 1}^n {x_i^2 - \frac{1}{n}\left( {\sum\nolimits_{i = 1}^n {{x_i}} } \right){{\left( {\sum\nolimits_{i = 1}^n {{x_i}} } \right)}^2}} }} $ (1)

其中n为样本数,Var为温度变率,xy分别为时间和变量大小,ij为变量排列位置。

2.2 整层水汽通量计算方法

本文研究降水发生频数与水汽输送的相关特征,计算整层水汽输送通道,quqv为水平水汽通量分量,分别采用如下公式:

$ qu = \frac{1}{g}\int_{{p_s}}^p {qu{\rm{d}}p} $ (2)
$ qv = \frac{1}{g}\int_{{p_s}}^p {qv{\rm{d}}p} $ (3)

式中g是重力加速度,u/v表示经/纬向风,q是比湿,Ps表示地表气压,P表示大气顶气压,qu/qv分别为经/纬向水汽通量。

2.3 相关矢的计算方法

为了分析夏季中国东部降水与水汽通量相关关系, 进一步阐明中国东部降水水汽输送情况, 使用相关矢计算方法来追踪水汽源地以及水汽输送通道。计算夏季降水与水平水汽通量相关关系,采用如下相关矢量场分析,其表达式为:

$ \overrightarrow{\rm{R}}\left( x, y \right)=\overrightarrow{i}{{R}_{\rm{u}}}\left( x, y \right)+\overrightarrow{j}{{R}_{v}}\left( x, y \right) $ (4)

式中$\overrightarrow{\rm{R}}$代表合成相关矢,Ru(x, y)代表降水或者降水发生的频数与纬向水汽通量分量qu的相关系数场,Rv(x, y)代表降水频数与经向水汽通量分量qv的相关系数场[22-24]

3 中国区域降水的分布特征及与中国东部陆海表面温差的关系

20世纪以来在全球气候变暖的背景下,世界范围天气气候异常事件增多,我国的干旱事件也频繁发生。中国位于受季风影响的东亚地区,温度变暖对中国降水的区域分布特征以及趋势变化产生了影响[25-28]。中国大陆夏季降水在1981—2010年的分布总体呈现从华南区域到西北区域逐渐减少,其中华南区域夏季单站降水量均在250 mm以上,而西北内蒙、新疆等地区多数站点夏季降水量不足10 mm(图 1)。从图 1可以发现,降水发生主要集中在中国东部地区,可研究中国东部区域陆地表面温度和东部海表温度差值与中国区域降水量之间的关系。

图 1 中国大陆区域1981—2010年夏季降水量分布 灰色填色代表中国地形,圆点表示夏季站点雨量值,单位:mm。

气温变化必然引起季风的改变,这对季风盛行区、季风边缘地区以及季风通常难以到达的干燥地区的降水状况都会产生影响。那么中国东部夏季各月陆海温差究竟与夏季各月降水存在怎样的联系?由图 2可以发现,中国东部区域1981—2010年夏季各月(6、7、8月)陆海表面温差与中国区域夏季各月降水在江南和华南北部等地(A区)呈现正位相相关,即陆海表面温差越大,该区域降水也越强(图 2中红色填色区,相关性达到90%以上);相反,西北地区东部到华北部分区域(B区)夏季各月降水与中国东部夏季各月陆海表面温差呈反位相相关关系,温差越大这些区域的降水反而减少(图 2中蓝色填色区,相关性达到90%以上)。研究表明,中国东部地区陆海表面温差的大小,对中国夏季降水“南涝北旱”分布格局具有一定影响。

图 2 1981—2010年6、7、8月中国东部区域陆海表面温差与各月降水量相关关系 填色部分为高相关区域,填色代表相关性超过0.10,红色代表正相关,蓝色代表负相关。

为了进一步验证夏季各月陆海温差与两块降水高相关区域(图 2中A、B区)的相关关系,分别将两块降水区域与陆海温差求取从1981—2010年每10年(6、7、8月资料共30个样本)相关系数逐年滑动,研究发现夏季A区各月降水与各月陆海温差相关系数呈现波动式起伏变化,从1981—2010年(30年)相关系数没有太大变化;而B区与夏季各月陆海表面温差从1993年前后相关性呈现下降趋势(相关增强),到本世纪初相关性又逐步开始上升(相关减弱)。但无论相关系数如何波动变化,相关性均通过0.10显著性检验(图 3a4b(见下页))。以上研究证明中国东部陆海表面温差确实与以上两个降水区域存在关联性。

图 3 1981—2010年每10年夏季各月降水高相关区域与陆海表面各月温差相关系数逐年滑动变化 水平线为相关系数显著(0.10)临界线。a.华南、江淮区域;b.华北平原、黄土高原、内蒙高原区域。
4 中国东部陆海表面温差年际变化及对水汽输送的影响

充足的水汽输送是持续性降水形成的必要条件[29],在极端天气气候事件频发的情况下,研究温度变化对水汽输送的影响尤其重要,不仅可以揭示大气环流系统的变化,而且对于防灾减灾、泥石流等灾害天气的预报具有重要的意义。徐祥德等[30]指出中国东部长江流域涝年水汽输送来自印度洋、南海、西太平洋。张素琴等[31]指出,以我国半干旱区的中轴为界,在此线以北、以西的西北、内蒙和东北北部,降水量与全球温度为同步演变趋势;在此线以南和以东,大部分区域降水量与全球温度变化趋势相反。那么中国东部区域陆海表面温差与中国区域整层水汽通量输送存在怎样的关系呢?计算1981—2010年30年间陆海表面温差与整层水汽通量相关关系,发现在中国大陆东部及中国东部海域存在一个巨大的气旋性涡旋相关结构,水汽从中国东部海域以及西北太平洋通过气旋性涡旋结构输送到中国大陆地区(图 3海上高相关区域为输送通道),在华北区域形成水汽输送的负位相高相关区域(图 4中A区),表明陆海温差越大,该区域的水汽输送越多,向南的水汽输送也会变得越强。计算季节内陆海表面温差与整层水汽通量相关关系,发现6、7、8月(图 4b~4d)与夏季相关结构同样位置上均存在气旋型相关环流场(红圈所示位置),而且7月相关最明显,与夏季气旋型相关环流形势最相似。从季节内环流形势也可发现,相关季风环流场6—8月不断向北推进。

图 4 1981—2010年夏季(a)、6月(b)、7月(c)、8月(d)中国东部陆海表面温差与整层水汽输送通量的相关流场 彩色阴影为超过0.10相关显著区,流场表示水汽输送通道。

从陆海表面温差年际变化可以看出,陆海表面温差总体呈现波动式变化趋势,从1990年代中期开始,温差开始出现波动式上升趋势,夏季陆海温差在逐年增大(图 5a),此结果与王红光等[7]研究通过EOF分解中国东部海陆表面温差得到第一模态分析结果一致。而且该文通过分析夏季各月(6、7、8月)及其整个夏季海陆温差与降水之间的关系,表明海陆温差与中国东部降水具有显著的季节内变化。但该文主要针对分析了季节内以及夏季降水分布的差异,并未指出海陆温差对水汽输送通道影响的相关特征。因此为了进一步说明陆海表面温差与水汽输送的关系,给出温差年际变化高低值异常年(图 5b5c)所对应的水汽通量距平输送情况,即2002、2006和2009年为陆海表面温差异常高值年份(图 5b);1994、2001和2004年为陆海表面温差异常低值年份(图 5c)。

图 5 中国东部陆海温差年际变化曲线图(单位:℃)(a)以及陆海温差异常年所对应整层水汽距平高值年(b)、低值年(c)输送情况 单位:g/(m·s)。

通过图 5b5c发现,陆海表面温差异常高值年份,主要水汽通道来自中国东北地区向南的水汽输送以及中国东部海域水汽向西的水汽流,并且两股水汽距平场在华南地区汇合后分别从高原东南侧以及华南区域流向孟加拉湾和南中国海,这与图 6相关流场的环流型一致;而陆海表面温差异常低值年份,水汽通量距平输送主要来自中国东部海域,向西传输到达中国中东部后转向南、北两个方向。此研究表明中国东部陆海表面温差可能对中国东部区域异常降水的发生存在影响效应,可能对夏季中国区域水汽输送通道起到调节作用。

图 6 1981—2010年夏季中国区域经向水汽通量高相关区域与东亚夏季温度相关关系 图中A、B表示温度高相关区域。
5 影响经向高相关区水汽通量输送的东亚区域地面温度高响应区

IPCC第五次评估报告[32]指出,全球平均地表温度一直在增加,近50年的变暖率几乎是近百年的两倍。我国干旱区年平均气温变化对全球变暖响应显著,并具有鲜明的区域特色,而且我国干旱区与整个中国的气温变化更为趋同[33]。那么水汽通量高相关区域(图 4 A区)是否存在温度高相关的响应区?分析1981—2010年夏季水汽通量高相关区域qv与夏季整个东亚地区地表温度相关关系(图 6)可以发现,在蒙古高原(A区)以及孟加拉湾地区(B区)分别存在两个地表温度高相关响应区域,而且两个区域均与qv水汽通量输送呈现负位相关系。研究得到qv高相关区在东亚区域的两个地表温度高响应区域,这两个区域表面温度的变化对水汽通量高相关输送的强弱起到一定的预报预测作用。并且发现这两个相关区域正好位于冷空气活跃的我国北部区域以及我国南部海洋区域。

以上研究表明,若中国东部区域陆海表面温差越高,那么经向水汽通量向南输送就会越强,所对应的蒙古区域、孟加拉湾区域表面温度就会越高,因此形成一个所谓“高-强-高”的温差-水汽通量-温度相互影响反馈效应。中国东部陆海表面温差已存在明显增强趋势,为了进一步验证蒙古、孟加拉湾地区(图 6A6B区域)表面温度是否升高,这里给出两个地区1981—2010年地表(海表)温度年际变化特征(图 7)。从图 7可以发现,蒙古及其以南中国部分地区(A区-红线)、孟加拉湾(B区-蓝线)两个区域表面温度在30年间(1981—2010年)均呈现波动式上升趋势。由于两区域温度变化与高相关区qv通量输送呈负位相关系,因此两个区域温度越高,水汽通量高相关区域向北输送分量也就越强,因而可以说明“高-强-高”的陆海表面温差-高相关区经向水汽输送通量-温度相互影响作用是存在并成立的。

图 7 1981—2010年蒙古、孟加拉湾两个相关区域夏季表面温度的年际变化特征 绿线代表温度变化趋势。

还发现, 1981—2010年夏季水汽通量高相关区域经向水汽输送qv与春季整个东亚地区地表温度沿着整个中国大陆海岸线具有明显的负相关关系。由图 8可以发现, 从中国南部海域沿岸到中国东部海域沿岸春季表面温度均与夏季水汽通量高相关区域有关,说明春季中国东部海岸沿线与夏季中国大陆水汽输送具有重要影响。估算中国东部春季海岸沿线的表面温度对夏季中国大陆水循环的研究具有重要预报意义。

图 8 1981—2010年夏季中国区域经向水汽通量高相关区域与东亚春季温度相关关系 红色虚线区域表示大陆海岸表面温度高相关区域。
6 结论与讨论

本文主要通过各个变量要素相关关系的计算,诊断降水量空间分布、中国东部陆海表面温度与高相关区域表面温度的年际变化特征,以及对中国东部区域夏季水汽输送相关矢量的分析,得到如下结论。

(1) 从1981—2010年降水分布来看,夏季降水总量从华东区域向西北区域呈现阶梯型减少;中国东部区域夏季各月(6、7、8月)陆海表面温差与夏季各月降水量存在西北-华北与江南-华南两个高相关区域,相关系数30年间始终处于显著状态。

(2) 夏季中国东部陆海表面温差自1990年代开始呈现波动式上升趋势;陆海温差异常高低值年水汽通量距平场输送通道存在明显差异,陆海温差高值年,水汽主要来自中国东北地区向南的水汽以及中国东部海域水汽向西的水汽流,并且两股水汽距平场在华南地区汇合后分别从高原东南侧以及华南区域流向孟加拉湾和南中国海,陆海温差低值年,水汽通量距平输送主要来自中国东部海域,向西传输到达中国中东部后转向南北两个方向输送。

(3) 夏季中国东部陆海表面温差与夏季整层水汽通量在中国华北区域存在高相关负位相区域,该区域与东亚表面温度存在两个负位相高响应区域,而且两个温度高相关区域年际变化均呈现上升趋势。证明了中国东部陆海温差越高,经向水汽通量向南输送就会越强,所对应的蒙古区域、孟加拉湾区域表面温度就会越高,从而形成一个所谓“高-强-高”的温差-水汽通量-温度相互响应机制。季节内陆海表面温差与整层水汽通量在中国华北东部区域亦存在与夏季相似的相关环流形势。

(4) 春季整个中国大陆区域海岸表面温度对夏季水汽通量高相关区域具有明显的影响。表明研究中国大陆海岸沿线表面温度对中国夏季水循环具有重要意义,而且春季表面温度对夏季水汽输送也有一定的预测作用。

本文主要研究中国东部区域陆海表面温差对中国夏季水汽输送以及降水空间分布特征的相关影响。然而大气是一个非线性的状态,说明影响中国夏季降水强度以及空间分布的因素很多。比如青藏高原大地形动力热力作用的影响,夏季风的影响等等。本文最后给出夏季水汽通量高相关区域经向qv与春季中国大陆沿岸表面温度具有相关影响,但没有给出不同海岸所影响的比重,希望在今后的研究中将其完善。

参考文献
[1] HALLEY E. An historical account of the trade winds, and monsoons, observable in the seas between and near the tropicks, with an attempt to assign the phisical cause of the said winds, By E. Halley[J]. Philosophical transactions, 1753, 16(179-191): 153-168.
[2] 陶诗言, 陈隆勋. 夏季亚洲大陆上空大气环流的结构[J]. 气象学报, 1957, 28(3): 234-247.
[3] 赵汉光, 张先恭. 东亚季风和我国夏季雨带的关系[J]. 气象, 1996, 22(4): 8-12. DOI:10.7519/j.issn.1000-0526.1996.04.002
[4] 蔡榕硕, 谭红建, 黄荣辉, 等. 中国东部夏季降水年际变化与东中国海及邻近海域海温异常的关系[J]. 大气科学, 2012, 36(1): 35-46.
[5] 杨明, 徐海明, 李维亮, 等. 近40年东亚季风变化特征及其与海陆温差关系[J]. 应用气象学报, 2008, 19(5): 522-530. DOI:10.11898/1001-7313.20080502
[6] 谭红建, 蔡榕硕, 李翠华. 东亚夏季低层大气环流对东海及其邻近海域海温异常响应的数值试验[J]. 台湾海峡, 2012, 31(3): 332-337.
[7] 王红光, 蔡榕硕, 齐庆华. 夏季中国东部地区海陆温差变异及其与降水的关系[J]. 应用海洋学学报, 2014, 33(3): 385-394.
[8] JIANG D, WANG H. Natural interdecadal weakening of East Asian summer monsoon in the late 20th century[J]. CHINESE SCIENCE BULLETIN-ENGLISH EDITION, 2005, 50(17): 1923-1929. DOI:10.1360/982005-36
[9] 蔡榕硕, 陈际龙, 黄荣辉. 我国近海和邻近海的海洋环境对最近全球气候变化的响[J]. 大气科学, 2006, 30(5): 1 019-1 033.
[10] HUANG R, CHEN J., et al. Characteristics and variations of the East Asian monsoon system and its impacts on climate disasters in China[J]. Adv Atmos Sci, 2007, 24(6): 993-1 023. DOI:10.1007/s00376-007-0993-x
[11] 蔡榕硕, 谭红建. 东亚气候的年代际变化对中国近海生态的影响[J]. 台湾海峡, 2010, 29(2): 173-183.
[12] 蔡榕硕, 陈际龙, 谭红建. 全球变暖背景下中国近海表层海温变异及其与东亚季风的关系[J]. 气候与环境研究, 2011, 16(1): 94-104.
[13] 翁学传, 张启龙. 东海黑潮热输送及其与黄淮平原区汛期降水的关系[J]. 海洋与湖沼, 1996, 27(3): 237-245.
[14] 孙燕, 王谦谦, 钱永甫, 等. 华北地区夏季降水与全球海温异常的关系[J]. 高原气象, 2007, 25(6): 1 127-1 138.
[15] 张天宇, 孙照渤, 李忠贤, 等. 春季黑潮区海温异常与我国夏季降水的关系[J]. 热带气象学报, 2007, 23(2): 189-195.
[16] 梁萍, 丁一汇, 何金海. 长江下游夏季降水与东亚夏季风及春季太平洋海温的关系[J]. 高原气象, 2008, 27(4): 772-777.
[17] 李克让, 林贤超. 近四十年来我国气温的长期变化趋势[J]. 地理研究, 1990, 9(4): 26-37.
[18] 王绍武. 近百年气候变化与变率的诊断研究[J]. 气象学报, 1994, 52(3): 261-273. DOI:10.11676/qxxb1994.035
[19] 陈隆勋, 朱文琴, 王文, 等. 中国近45年来气候变化的研究[J]. 气象学报, 1998, 56(3): 257-271. DOI:10.11676/qxxb1998.023
[20] 李栋梁, 吴洪宝. 中国夏季月平均气温异常研究[J]. 高原气象, 1995, 14(2): 165-175.
[21] 田永丽, 曹杰. 亚洲地面气温异常对中国汛期雨带位置的影响研究[J]. 高原气象, 2004, 23(3): 339-343.
[22] XU X D, SHI X Y, WANG Y Q, et al. Data analysis and numerical simulation of moisture source and transport associated with summer precipitation in the Yangtze River Valley over China[J]. Meteorology and Atmospheric Physics, 2008, 100(1-4): 217-231. DOI:10.1007/s00703-008-0305-8
[23] ZHAO Y, XIANGDE X U, ZHAO T L, et al. Extreme precipitation events in East China and associated moisture transport pathways[J]. Science China Earth Sciences, 2016(9): 1-19.
[24] ZHAO Y, XIANGDE X U, CHEN B, et al. The upstream "strong signals" of the water vapor transport over the Tibetan Plateau during a heavy rainfall event in the Yangtze River Basin[J]. Adv Atmos Sci, 2016, 33(12): 1 343-1 350. DOI:10.1007/s00376-016-6118-7
[25] 王艳姣, 闫峰. 1960-2010年中国降水区域分异及年代际变化特征[J]. 地理科学进展, 2014, 33(10): 1 354-1 363.
[26] 李瑞芬, 陶丽, 王明珠. 江淮地区夏季降水的准两年周期振荡及其年代际变化的机理研究[J]. 热带气象学报, 2016, 32(1): 94-108.
[27] 张良瑜, 王黎娟, 韩世茹, 等. 西太平洋暖池混合层热力异常与我国东部夏季降水的关系[J]. 热带气象学报, 2015, 31(3): 355-363.
[28] 沈雨旸, 任宏利, 李维京, 等. 我国南方夏季低频降水与热带大气季节内振荡传播的关系研究[J]. 热带气象学报, 2016, 32(1): 31-41.
[29] 郭志荣, 陈旭红, 江燕如, 等. 中国东部夏季水汽输送的年代际变化特征[J]. 大气科学学报, 2014, 37(5): 568-574.
[30] 徐祥德, 陈联寿, 王秀荣, 等. 长江流域梅雨带水汽输送源-汇结构[J]. 科学通报, 2004, 48(21): 2 288-2 294.
[31] 张素琴, 任振球, 李松勤. 全球温度变化对我国降水的影响[J]. 应用气象学报, 1994, 5(3): 333-339.
[32] IPCC. Climate Change 2013. The physical basis: contribution of working groupⅠto the fifth assessment report of the inter-government panel on climate change[R]. Eds by T. Stocker et al.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UK. 2014:1-135.
[33] 张雪芹, 孙杨, 毛炜峰, 等. 中国干旱区气温变化对全球变暖的区域响应[J]. 干旱区研究, 2010, 27(4): 592-599.